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513|回复: 1

[艺评] 詞律已熔千載調,奚囊堪納百家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0 13: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倚云 于 2015-1-20 14:02 编辑

詞律已熔千載調,奚囊堪納百家書
--賞學鄭紹平先生《香葭斠律詞》
作者 韓倚雲

        詞學大師吳梅云:“惟境有悲歡,詞亦有哀樂。大抵商調、南宮諸詞,皆近悲怨,正宮、高宮之詞,皆宜雄大,越調冷雋,小石風流,各視題旨之若何,以為擇調張本”,此一論斷指明,作詞必須審音選調。品讀鄭公之詞,其音樂旋律或蒼涼激楚、纏綿哀婉;或綿邈深隧、慷慨激昂,無一不動人心魄。況自常州派推尊詞體提出:“非寄託不入,專寄託不出”之口號後,要求填詞則必言之有物,言近旨遠,寄意遙深。讀鄭公之詞深感無一字無寄託、無一字無來歷。余每品鄭公之作,感其潛深倚聲數載,所作皆韻協樂美,端整溫文,一往情深,而人亦如之。學者未必是詞人,詞人亦未必是學者,然而學者兼詞人者,其才、情、學、識與閱歷必兼備矣,鄭公便是。
       填詞須有別才,鄭公之才,在天機俊發,思維敏妙,細膩入微。取材如持并州快剪,下笔如倾萬斛之泉,風起雲涌。正如《文心雕龍》所云:“人之禀才,遲速異分。”昔李太白之倚馬可待,王仲宣之文若宿构,捷才也,鄭公似之。如其仙呂調《步月.白菊花》,個中典故如“東風”“飛瓊”“弄玉”“執手”“弦斷”等順手拈來,指白菊興發感動,倚聲而立就。
       詞擇以調,此似甚難。詞之譜調,各有其緩促抑揚乃至情緒特點,故其美感特質各異,所宜表達之情意自是不同。鄭公於詞律之鉆研,錙銖必較,十分認真,曾著有《倚聲探源》,如其《春草碧.感懷》一詞,擇用高大石調,如其《泛清波摘遍.送別》擇林鍾商,如其《逍遙樂.北社雅集圖》擇調小石調等皆因起調畢曲所用字腔所決定。漢語歌唱音聲之復雜,在於“以字之四聲行腔”這一獨特之處。鄭公每於細節之處,以字行腔,以腔傳情;字領腔走,腔隨字行;板以樂句,曲依調成;韻成調轉,源起宮聲。如其《霜花腴.雅拉河漫步》,吳文英詞本是宋代樂律下的無射商,依現代樂律燕樂行腔,其起句:“擬尋野色”,結束於“聲字=陰平”用四聲撐起腔當轉用羽調,“擬-陽上=6,尋-陽平=3,野-陽上,色-陰入=陰平=1”,兩結寄煞於宮。今人填詞往往只側重於對平仄譜的要求,而忽略了對每一個詞牌宮調與旋律的要求。鄭公詞在這一點上體現了填詞對於音樂的要求。
        聯想豐富,神思飛越,於空間上,鄭公能將萬里之外景物拉近,給人身臨其境之感;再說其《霜花腴.雅拉河漫步》,詞由“雅拉河”之“野色”、“冷楓”、“霜花”,聯想到故園之“風雪”、“龍庭”,“西風”,以此意向充分抒發海外遊子漂泊無根,思念故土之情;於時間上,鄭公把上下千年之事拉來,展現在眼前。又如其《逍遙樂.題北社雅集圖》,由“嶺南游眄”、“月落花間”而思及“向秀歸來”、“不懼驚憚”,一筆橫掃中外今古。
        如其狀物、寫人,生動傳神。林鍾商《泛清波摘遍.送別》之“黯然嘆,來去故人淚痕,執手客行長眄。”將別時心境刻畫致細膩入微,“淚痕”、“長眄”二字把握的恰到好處。黃鐘調《奪錦標.勿忘我》之“鬢影星星阡陌”“最愛眉痕紫色”,非鍾情於花者不能道其中之妙也,其中“鬢影”、“眉痕”用擬人之手法,描寫勿忘我之嬌態,令人讀後對此花百般生憐,如握在手。
        如其駕馭語言,隨心所欲,又用得恰到好處,鄭公能根據其所作之詞句,之語言,之環境信手拈來,驅遣自如,點石成金,恰切穩妥,妙意橫生。黃鐘宮《一枝春. 賦笛》之“聲聲怨曲,不是昭陽人妒”,“聲聲”二字,令人想起李清照“聲聲慢”,一個“妒”字又令人想起“眾女嫉余之蛾眉兮”,個中詞典任由其驅遣。
        如其胸中積厚,諸子百家,前人詩詞,中外史事、文化,但觸其類,便能信手拈入詞中。尤其事典、語典更是運用出神入化,且融於當代題材內容和語言環境,又不失典雅、含蓄。高大石調《春草碧.感懷》,“橫塘路迷”,“橫塘”典出韩偓之“兩眉愁思問横塘”,“白髮仲宣”之“仲宣”典出曹植之“仲宣独步於漢南”不僅用得貼切,更發人遐思。
        如其手法多變,兼通文理、融和中外。鄭公手法顯著特點之一,便是其詞之“空間感”,“空間感”乃數學用語,有二維、三維、四維之不同,美學名家萊辛《拉奥孔》云:繪畫乃“憑藉線條與顏色,描繪那些同時並列於空間之物象”,便為空間藝術。於詞則“通過語言與聲音,敘述那些持續於同一時間的動作”。林鐘羽《解語花.步素心韻兼賦梅》之“江皋”“隴首”“殊徑”為同時并列於是空間之景物,時間均定在“月下”那一刻。
        如其生悲憫,生愛憐,多情多感。鄭公之詞,全在一“情”字,其作詞之道,是以情使氣,循情行文,因情設景,緣情隸事。詞雖為已而作,而斯情溫柔敦厚,高雅清純,能達於人心,教化世風。凡鄭公所詠之景之事,皆為其情設造。再如其林鐘羽《解語花.步素心韻兼賦梅》之“舞雪回風”令人想到洛水之神,“疏影似牽衣袂”之“似”字用擬人而略帶希冀,“逋仙心意”則借“逋仙”對“梅”之呵護以抒自家懷抱,因此,梅亦物亦人,借梅而澆內心之塊壘耳。
        總之,鄭公之詞以悲天憫人之情懷,以其高超的技法,以其美妙的音符,默默的傳承往聖之絕學,并擇中外之精華,對其發揚、創新。讀之擊節再三,驚呼不禁,愿鄭公將來還能夠再深一步在詞學之犯調研究中取得成功,愿鄭公再作出動人心魄的佳句名篇!
甲午冬寫於北京倚雲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0 14: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堪品味,學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1-16 18:41 , Processed in 0.0413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