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1813|回复: 2

[赏析] 山谷詩淺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6 10:3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代詩歌一向蘇黃并稱,論名氣東坡更大,論影響則是山谷更為深遠,當時受他影響的詩人就很多,他的詩風也成為宋詩的主流,直到晚清民國時期江西詩派依然實力強大。前人評價山谷詩的特點,一是善於用典,正如他自己說的點鐵成金,奪胎換骨,二是兀傲磊落,瘦硬峭拔。我覺得山谷詩在藝術上是老杜的發展,主要表現在對於字句的鍛煉和章法的變化上,下面就具體的作品來分析;

次元明韻寄子由
半世交親隨逝水,幾人圖畫入淩煙。春風春雨花經眼,江北江南水拍天。欲解銅章行問道,定知石友許忘年。脊令各有思歸恨,日月相催雪滿顛。
首聯敘述唱歎兼而有之,對仗極工又使人不覺,頷聯寫景蒼茫開闊,直接顯露作者心情,很像影視中以場景來烘托心情的手法,而兩句分開又各有所指,年年落花經眼,半世光陰就這樣過去了,而兩對兄弟流散各地,隔著拍天江水。五句收回自身,六句推到對方,然後再轉;我們兩對兄弟都有歸思不得之恨呢,只有年華流逝人都老了。氣息順暢又有變化,控制的極為自如。

寄黃幾復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想得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章法和前一首略有相似,三四名句,特點是將一起歡聚與十年分別的情景化為兩個畫面,對比強烈,形象深沉。五六句是山谷常用手法,本來兩個很常見的典故,但是他用來很生新,四壁立換為四立壁,而且用拗句,使得語氣沉重。對句反用三折肱可成醫的典故,不但新穎而且貼切。   

過平輿懷李子先時在并州
前日幽人佐吏曹,我行堤草認青袍。心隨汝水春波動,興與并門夜月高。世上豈無千里馬,人中難得九方臯。酒船魚網歸來是,花落故溪深一篙。
    “認”字練得很精,人走遠了,青袍與青草難以分辨,所以要認,說明目送對方很遠。頸聯寓于流水,第七句不說美酒鮮魚,而是說酒船魚網兩樣水上的東西,以此來為第八句造勢,形成極為優美的結尾畫面。

徐孺子祠堂
喬木幽人三畝宅,生芻一束向誰論。藤蘿得意干雲日,簫鼓何心進酒樽。白屋可能無孺子,黃堂不是欠陳蕃。古人冷淡今人笑,湖水年年到舊痕。
第二句意味深長,頷聯以眼前景作比喻,小人投機,鄉人娛樂,獨使幽人祠堂冷落。頸聯反用典故,帶出心中憤懣。結尾最精彩,先以第七句收前六句,第八句以景語表意,不說而說,意味深長。

次韻裴仲謀同年
交蓋春風汝水邊,客床相對臥僧氈。舞陽去葉纔百里,賤子與公皆少年。白髮齊生如有種,青山好去坐無錢。煙沙篁竹江南岸,輸與鸕鷀取次眠。
    首聯從相識開始回憶,三四句寫兩人當年來往頻繁,第五句陡然跌到現在,章法跌宕,第六句本句之內就有頓挫,最後以調侃的口吻表達悵惘之情,極富情韻。

過方城尋七叔祖舊題
壯氣南山若可排,今為野馬與塵埃。清談落筆一萬字,白眼舉觴三百杯。周鼎不酬康瓠價,豫章元是棟樑材。眷然揮涕方城路,冠蓋當年向此來。
前一首以頓挫取勢,這一首則是將情緒的抑揚起伏發揮到極致,起句有南山可排之勢,二句又極為低沉,三四句寫其生前為人,筆力奇橫,并用拗句加強語氣,五六句則低迴沉鬱,結尾餘情不盡,如果將結尾兩句順序倒過來,就不會有這樣的效果。前面幾首結尾都可以作為典範學習。

池口風雨留三日
孤城三日風吹雨,小市人家只菜蔬。水遠山長雙屬玉,身閒心苦一舂鋤。翁從旁舍來收網,我適臨淵不羨魚。俛仰之間已陳跡,暮窗歸了讀殘書。
    前人點評是首聯夾敘夾議,頷聯以鳥作比,頸聯以人作比,確實。

追和東坡壺中九華
有人夜半持山去,頓覺浮嵐暖翠空。試問安排華屋處,何如零落亂雲中。能回趙璧人安在,已入南柯夢不通。賴有霜鐘難席捲,袖椎來聽響玲瓏。
    通篇雙關,句句寫壺中九華,句句在追悼對東坡。

郭明甫作西齋於潁尾請予賦詩二首
食貧自以官為業,聞說西齋意凜然。萬卷藏書宜子弟,十年種木長風煙。未嘗終日不思潁,想見先生多好賢。安得雍容一樽酒,女郎臺下水如天。
東京望重兩并州,遂有汾陽整綴旒。翁伯入關傾意氣,林宗異世想風流。君家舊事皆青史,今日高材未白頭。莫倚西齋好風月,長隨三徑古人游。
    第一首寫西齋風景,十年種木暗喻讀書育人,然後從西齋好風景且主人好賢引發嚮往。第二首連用五個郭家前賢的典故,引出對郭明甫的希望,要他別因為西齋的好風景就隱居,還是要有所作為。兩首一寫景一寫人,以西齋好風月作為關聯紐帶。

次韻柳通叟寄王文通
故人昔有淩雲賦,何意陸沈黃綬間。頭白眼花行作吏,兒婚女嫁望還山。心猶未死杯中物,春不能朱鏡裡顏。寄語諸公肯湔祓,割雞令得近鄉關。
頸聯平常事以不平常句法說,頓生奇崛之氣,山谷家法。

寄懷公壽
好賦梁王在日邊,重簾複幕鎖神仙。莫因酒病疏桃李,且把春愁付管弦。愚智相懸三十里,榮枯同有百餘年。及身強健且行樂,一笑端須直萬錢。
清明
佳節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壟只生愁。雷驚天地龍蛇蟄,雨足郊原草木柔。人乞祭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公侯。賢愚千載知誰是,滿眼蓬蒿共一丘。
兩首頸聯用典都極精彩。

詠雪奉呈廣平公
連空春雪明如洗,忽憶江清水見沙。夜聽疏疏還密密,曉看整整復斜斜。風逥共作婆娑舞,天巧能開頃刻花。正使盡情寒至骨,不妨桃李用年華。
    頷聯看似簡單,其實是苦思出來的。尤其整整復斜斜,無論典故還是日常用語都沒有這樣說的,完全是憑空想出,看似無理,實則極為形象。

弈棋二首呈任公漸
偶無公事客休時,席上談兵校兩棋。心似蛛絲遊碧落,身如蜩甲化枯枝。湘東一目誠甘死,天下中分尚可持。誰謂吾徒猶愛日,參橫月落不曾知。
    頷聯描摹極為生動,頸聯化用典故于無形。

題落星寺四首
星宮遊空何時落,著地亦化為寶坊。詩人晝吟山入座,醉客夜愕江撼床。蜜房各自開牖戶,蟻穴或夢封侯王。不知青雲梯幾級,更借瘦藤尋上方。
巖巖匡俗先生廬,其下宮亭水所都。北辰九關隔雲雨,南極一星在江湖。相黏蠔山作居室,竅鑿混沌無完膚。萬鼓舂撞夜濤湧,驪龍莫睡失明珠。
落星開士深結屋,龍閣老翁來賦詩。小雨藏山客坐久,長江接天帆到遲。燕寢清香與世隔,畫圖妙絕無人知。蜂房各自開戶牖,處處煮茶藤一枝。
    這幾首不是一時所作,所以有重複處,整體設想奇特,語言瘦硬,最見山谷特色。

過家
絡緯聲轉急,田車寒不運。兒時手種柳,上與雲雨近。舍傍舊傭保,少換老欲盡。宰木郁蒼蒼,田園變畦畛。招延屈父党,勞問走婚親。歸來翻作客,顧影良自哂。一生萍托水,萬事雪侵鬢。夜闌風隕霜,乾葉落成陣。燈花何故喜,大是報書信。親年當喜懼,兒齒欲毀齔。繋船三百里,去夢無一寸。
    讀來平易質樸,但實際上每句都是鍛煉得來。

阻風銅陵
頓舟古銅官,晝夜風雨黑。洪波漰奔去,天地無限隔。船人謹維笮,何暇思掛席。憑江裂嵌空,中有暗水滴。洞視不敢前,潭潭蛟龍宅。網師登長鱣,賈我腥釜鬲。斑斑被文章,突兀喙三尺。言語竟不通,噞喁亦何益。魁梧類長者,卒以筌餌得。浮沉江湖中,波友永相失。有生甚苦相,細大更噉食。安得無垢稱,對榻忘語默。
    前四韻寫風雨長江聲勢駭人,中間寫網師得長鱣亦復奇詭,而詩人多情,因長鱣口動似乎說話,自己又聽不懂,就想像它的身世,聯想到人生輪回,最後感歎自己不能像維摩詰一樣不落文字,與言語不通的長鱣會意,這等境界不僅僅是想像力了。

寄陳適用
日月如驚鴻,歸燕不及社。清明氣妍暖,亹亹向朱夏。輕衣頗宜人,裘褐就椸架。已非紅紫時,春事歸桑柘。空餘車馬跡,顛倒桃李下。新晴百鳥語,各自有匹亞。林中僕姑歸,苦遭拙婦罵。氣候使之然,光陰促晨夜。解甲號清風,即有幽蟲化。朱墨本非工,王事少閒暇。幸蒙餘波及,治郡得黃霸。邑鄰陳太丘,威德可資借。決事不遲疑,敏手擘太華。頗復集紅衣,呼僚飲休暇。歌梁韻金石,舞地委蘭麝。寄我五字詩,句法窺鮑謝。亦歎簿領勞,行欲問田舍。相期黃公壚,不異秦人炙。我初無廊廟,身願執耕稼。今將荷鋤歸,區芋畦甘蔗。觀君氣如虹,千輩可陵跨。自當出懷璧,往取連城價。賜地買歌僮,珠翠羅廣廈。富貴不相忘,寄聲相慰藉。
先以氣候變化比喻政治環境,再以生物比喻人事變遷,語言新穎生動。然後從自己到對方、對方的來詩,再從對方來詩約一起歸隱說起,自己固然非才,早該歸隱,而對方大才,勸對方建立功業,筆意婉曲,感情真摯。

次韻子瞻題郭熙畫秋山
黃州逐客未賜環,江南江北飽看山。玉堂臥對郭熙畫,發興已在青林間。郭熙官畫但荒遠,短紙曲折開秋晚。江村煙外雨腳明,歸雁行邊餘疊巘。坐思黃柑洞庭霜,恨身不如雁隨陽。熙今頭白有眼力,尚能弄筆映窗光。畫取江南好風日,慰此將老鏡中髪。但熙肯畫寬作程,十日五日一水石。
    山谷的題畫詩在章法上很有老杜法度,先從東坡貶謫黃州說起,第三句始到正題,第四句再接首聯,然後才回來具體說畫,略敘畫面馬上又因秋色想到洞庭霜,借畫中大雁引起南歸思鄉之情,再轉到郭熙,求畫江南風物以慰鄉情,饒有餘情遠韻。

次韻黃斌老所畫橫竹
酒澆胸次不能平,吐出蒼竹歲崢嶸。臥龍偃蹇雷不驚,公與此君俱忘形。晴窗影落石泓處,松煤淺染飽霜兔。中安三石使屈蟠,亦恐形全便飛去。
一起奇氣,第三句以臥龍形容橫竹,已為結尾留下伏筆,第四句人畫一起寫。結尾奇想,借畫面三石生發,用畫龍點睛故事,極為生動。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為之作詠
淩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三四兩句風味絕佳。結尾忽然脫開,類似老杜的縛雞行。

送謝公定作竟陵主簿
謝公文章如虎豹,至今斑斑在兒孫。竟陵主簿極多聞,萬事不理專討論。澗松無心古須鬣,天球不瑑中粹溫。落筆塵沙百馬奔,刻談風霆九河翻。胸中恢疏無怨恩,當官持廉庭不煩。吏民欺公亦可忍,慎勿驚魚使水渾。漢濱耆舊今誰存,駟馬高蓋徒紛紛。安知四海習鑿齒,拄笏看度南山雲。
    起首兩句非常精警,隨後六句寫對方文學,再四句寫為官,再由對當地耆舊變遷的感歎引出《襄陽耆舊記》作者習鑿齒,以習鑿齒比喻對方品行,再以王徽之比喻對方風度,敘事轉換不作交代又脈絡極清楚。

以團茶洮州綠石硯贈無咎文潛
晁子智囊可以括四海,張子筆端可以回萬牛。自我得二士,意氣傾九州。道山延閣委竹帛,清都太微望冕旒。貝宮胎寒弄明月,天網下罩一日收。此地要須無不有,紫皇訪問富春秋。晁無咎,贈君越侯所貢蒼玉璧,可烹玉塵試春色。澆君胸中過秦論,斟酌古今來活國。張文潛,贈君洮州綠石含風漪,能淬筆鋒利如錐。請書元佑開皇極,第入思齊訪落詩。
先分寫二人,再合寫二人為朝廷所重前程遠大,然後落入正題分贈二人,期以家國大義,筆勢如風。

戲詠子舟畫兩竹兩鸜鵒
風晴日暖搖雙竹,竹間相語兩鸜鵒。鸜鵒之肉不可肴,人生不材果為福。子舟之筆利如錐,千變萬化皆天機。未知筆下鸜鵒語,何似夢中蝴蝶飛。
    結尾兩句很有餘味。

寄題榮州祖元大師此君軒
王師學琴三十年,響如清夜落澗泉。滿堂洗盡箏琶耳,請師停手恐斷弦。神人傳書道人命,死生貴賤如看鏡。晚知直語觸憎嫌,深藏幽寺聽鐘磬。有酒如澠客滿門,不可一日無此君。當時手栽數寸碧,聲挾風雨今連雲。此君傾蓋如故舊,骨相奇怪清且秀。程嬰杵臼立孤難,伯夷叔齊采薇瘦。霜鐘堂上弄秋月,微風入弦此君悅。公家周彥筆如椽,此君語意當能傳。
    先寫王師性情與竹子相通處,有酒句從王師過度到竹子極為自然,將聲挾風雨提到句子前面,和數寸碧對比強烈,以程嬰杵臼、伯夷叔齊比喻竹子的清瘦與勁節,都很別致。

聽宋宗儒摘阮歌
翰林尚書宋公子,文采風流今尚爾。自疑耆域是前身,囊中探丸起人死。貌如千歲枯松枝,落魄酒中無定止。得錢百萬送酒家,一笑不問今餘幾。手揮琵琶送飛鴻,促弦聒醉驚客起。寒蟲催織月籠秋,獨雁叫群天拍水。楚國羈臣放十年,漢宮佳人嫁千里。深閨洞房語恩怨,紫燕黃鸝韻桃李。楚狂行歌驚市人,漁父拏舟在葭葦。問君枯木著朱繩,何能道人意中事。君言此物傳數姓,玄璧庚庚有橫理。閉門三月傳國工,身今親見阮仲容。我有江南一丘壑,安得與君醉其中,曲肱聽君寫松風。
    山谷詩也不全是拗折瘦硬,雖然他的詩以功力取勝,但他本人其實很有才情,前面舉例就有些句子很有情韻,這一首更為明顯,前面寫宗儒為人,筆致極為瀟灑,中間形容琴聲一段音節意境都和諧優美,結亦灑脫。

和仲謀夜中有感
紙窗驚吹玉蹀躞,竹砌碎撼金琅璫。蘭缸有淚風飄地,遙夜無人月上廊。愁思起如獨緒繭,歸夢不到合懽床。少年多事意易亂,詩律坎坎同寒螿。
    這首辭藻情韻幾乎就是李商隱,只是音節勁峭一些。

謝王舍人剪送狀元紅
清香拂袖剪來紅,似繞名園曉露叢。欲作短章憑阿素,緩歌誇與落花風。
    這一首也是搖曳多姿。

次韻春遊別說道二首
愁眼看春色,城西醉夢中。柳分榆莢翠,桃上竹梢紅。燕濕社翁雨,鶯啼花信風。別離感貧賤,殷子正書空。
青春倚江閣,萬象客愁中。江水不勝綠,簷花無賴紅。欹斜半簾日,留滯一帆風。攜手離筵上,清樽不易空。
    清麗堪比晚唐,又不像晚唐那樣膩,對仗極工又極生動。

情人怨戲效徐庾慢體三首
秋水無言度,荷花稱意紅。主人敬愛客,催喚出房籠。一斛明珠曲,何時落塞鴻。莫藏春筍手,且為剝蓮蓬。
翡翠釵梁碧,石榴裙摺紅。隙光斜斗帳,香字冷薰籠。聞道西飛燕,將隨北固鴻。鴛鴦會獨宿,風雨打船蓬。
障羞羅袂薄,承汗領巾紅。晚風斜蠆髪,逸豔照窗籠。胡琴抱明月,寶瑟陣歸鴻。倚壁生蛛網,年光如轉蓬。
    三首艷而不膩,很有六朝情味,可見山谷學習之廣。

明月清風共一家,全以山川為眼界。

萬籟參差寫明月,一家寥落共清風。

河天月暈魚分子,槲葉風微鹿養茸。

青蕉雨後開書卷,黃菊霜前碎鵠裳。

渴雨芭蕉心不展,未春楊柳眼先青。

縮項魚肥炊稻飯,扶頭酒熟臥蘆花。
這些句子不用典故,純用白描,形象凝練,各有情味,但極力生新是一致的。山谷詩除了藝術上生新,個性也很鮮明,前人評價最突出的一點是兀傲磊落,下面就選一些代表性的具體感受一下;

登快閣
癡兒了卻公家事,快閣東西倚晚晴。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萬里歸船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
    這是很著名的一首詩,意態浩然,其實傲氣全從一個聊字生出。而通篇節奏舒緩,意境爽朗遼闊,和老杜的《登高》對比一下尤其明顯;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同樣是秋日江邊登高,同樣的格律,但是這首節奏急促雑杳,表現出兩人不同的心境,對比兩首句法的不同,會對節奏控制有幫助。

次韻王定國揚州見寄
清洛思君晝夜流,北歸何日片帆收。未生白髮猶堪酒,垂上青雲卻佐州。飛雪堆盤鱠魚腹,明珠論斗煮雞頭。平生行樂自不惡,豈有竹西歌吹愁。
首聯情景交融,第三奇句奇情,第四跌宕;馬上就要升遷時卻忽然被貶揚州。結尾以灑脫之語安慰友人,帶出的卻是傲然之氣。

再次韻寄子由
想見蘇耽攜手僊,青山桑柘冒寒煙。騏驎墮地思千里,虎豹憎人上九天。風雨極知雞自曉,雪霜寧與菌爭年。何時確論傾樽酒,醫得儒生自聖顛。
中四句熔鑄多家典故如己出,前人評此是黃詩不朽處,第六句先以慷慨之語為子由發奮,再經結尾一折,使全篇倍加沉痛。

汴岸置酒贈黃十七
吾宗端居叢百憂,長歌勸之肯出遊。黃流不解涴明月,碧樹為我生涼秋。初平群羊置莫問,叔度千頃醉即休。誰倚柁樓吹玉笛,斗杓寒掛屋山頭。
頷聯以景喻情,頸聯以兩個黃家典故勸慰友人,四句浩然磊落,最見山谷本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6 10:3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張材翁赴秦僉
金沙酴醾春縱橫,提壺栗留催酒行。公家諸公酌我醉,橫筆送晚延月明。此時諸兒皆秀發,酒間乞書藤紙滑。北門相見後十年,醉語十不省七八。吏事袞袞談趙張,乃是樽前綠髪郎。風悲松丘忽三歲,更覺綠竹能風霜。去作將軍幕下士,猶聞防秋屯虎兕。只今陛下思保民,所要邊頭不生事。短長不登四萬日,愚智相去三十里。百分舉酒更若為,千戶封侯儻來爾。
    從追憶寫起,回到現在,歲月之感、喪母之悲俱在,贈別之意也因此更真摯,短長句因滄桑之感而生,最後以勘破世情及時行樂作結,語氣依然不改奡兀本色。讀這首詩總覺得在什麽書裡看過前人的詳細點評,一直覺得是在潘伯鷹的《黃庭堅詩選》裏。後來看這本書並沒有收這首詩,不知道是記憶模糊了還是讀過。

次韻文潛
武昌赤壁吊周郎,寒溪西山尋漫浪。忽聞天上故人來,呼船淩江不待餉。我瞻高明少吐氣,君亦歡喜失微恙。年來鬼崇覆三豪,詞林根柢頗搖盪。天生大材竟何用,只與千古拜圖像。張侯文章殊不病,歷險心膽原自壯。汀洲鴻雁未安集,風雪牖戶當塞向。有人出手辦茲事,正可隱几窮諸妄。經行東坡眠食地,拂拭寶墨生楚愴。水清石見君所知,此是吾家秘密藏。
因張文潛來聚,聯想到東坡、范淳夫、秦少游已去,感慨深沉。結尾兩句看似平易,其實有悲慨在;據潘伯鷹講,當時新黨重新得勢,開始對舊黨新一輪打擊,山谷預感到災禍很快就來,對文人打擊自然先羅織罪名,所以最後兩句是说給新黨聽的,磊落而平靜,橫眉冷對,其傲是骨子裡的。

十二月十九日夜中發鄂渚曉泊漢陽親舊攜酒追送聊為短句
接淅報官府,敢違王事程。宵征江夏縣,睡起漢陽城。鄰里煩追送,杯盤瀉濁清。秪應瘴鄉老,難答故人情。
    山谷的預感很准,寫完前面那首詩不久,就被除名、編隸宜州,罪名是他在荊州寫的《承天院塔記》,當時的轉運判官陳舉從中挑出幾句,說是幸災謗國。處罰來得這樣急,熟飯的功夫都不許,將淘好的米撈出來上路,親友聽說后帶酒食追來送行,最後兩句意思很悲愴,這次怕要老死異鄉,無法報答親友的情誼了,但是表面上說的很平靜,這也是山谷的一個特點,寫個人痛苦時很克制,下面一首更明顯;

宜陽別元明用觴字韻
霜鬚八十期同老,酌我仙人九醞觴。明月灣頭松老大,永思堂下草荒涼。千林風雨鶯求友,萬里雲天雁斷行。別夜不眠聽鼠齧,非關春茗攪枯腸。
元明是山谷的哥哥,山谷上次貶謫到黔州,他一路陪伴到貶所,幫山谷安置好以後還流連幾個月不肯走,回家時山谷曾寫詩送別。這次他同樣不遠萬里陪山谷來到宜州,兄弟情深自不待言,山谷送行時步前韻贈別,首聯看似歡快,其實淒惻,山谷是強作歡顏安慰哥哥,頷聯只是寫家鄉景物,明月灣、永思堂是家鄉兩個地方,想像那裡的松應該老大了,草也荒涼了吧,鄉情不說自現,極為深沉。頸聯以鶯呼友雁斷行作比,整篇悲涼感人,但是語言上很平靜,血淚痛恨之類的字一個都不用。

竹枝詞二首
撐崖拄谷蝮蛇愁,入箐攀天猿掉頭。鬼門關外莫言遠,五十三驛是皇州。
浮雲一百八盤縈,落日四十八渡明。鬼門關外莫言遠,四海一家皆弟兄。
這是山谷上一次被貶到黔州時路上寫的,竹枝詞是峽州民歌,因為是在去黔州路上經過峽州時所作,所以山谷用此體裁,路上有蛇倒退、猢猻愁的地名,所以詩中說蝮蛇愁、猿掉頭,可以想見道路之艱險,但是山谷並沒有悲切的語言,反而說鬼門關外也不算遠啊,到皇州不過五十三驛。要知道當時黔州到汴京有三千八百六十五里之遙。峽州到黔州要經過一百八盤、四十八渡,雖然如此艱險,山谷依然說不嫌遠,因為無論多遠都是中國,那裡的人還是中國人,四海之內皆弟兄,人在得意時開朗大度些容易,艱難困苦中還有如此心態就難得了,由此可見山谷的心胸與修養。

次韻答楊子聞見贈
金盤厭飫五侯鯖,玉壺澆潑郎官清。長安市上醉不起,左右明妝奪目精。結交賢豪多杜陵,桃李成蹊臥落英。黃緩今為白下令,蒼顏只使故人驚。督郵小吏皆趨版,陽春白雪分吞聲。楊君青雲貴公子,歎嗟簿領困書生。贈我新詩甚高妙,淚斑枯笛月邊橫。文章不直一杯水,老矣忍與時人爭。江城歌舞聊得醉,但願數有美酒傾。莫要朱金纏縛我,陸沈世上貴無名。
    詩一向風騷並稱,發牢騷幾乎是詩家慣例,山谷一生坎坷,而且多是無端受牽連,應該最有資格發牢騷,但實際上卻很少,如果算的話這是一首,從楊公子富貴好交逰引到自己,感歎身世低微,再以自己與世無爭的心態作答。督郵小吏皆趨版,陽春白雪分吞聲。帶些牢騷意氣。

和答孫不愚見贈
詩比淮南似小山,酒名麴米出雲安。且憑詩酒勤春事,莫愛兒郎作好官。簿領侵尋台相筆,風埃蓬勃使星鞍。小臣才力堪為掾,敢學前人便掛冠。
    除前一首,還有這首,算是山谷集中僅有的牢騷詩了。這是山谷初入仕途,到葉縣上任遲到,被宰相嚴責,后兩句反語牢騷。山谷這時候還沒有真正遇到官場傾軋,也很年輕。包括前一首是在太和縣任上,也是早期寫的。後來真的遇到各種危難時反而表現的安詳冷靜,應該是與境界的提升有關。

送王郎
酌君以蒲城桑落之酒,泛君以湘累秋菊之英。贈君以黟川點漆之墨,送君以陽關墮淚之聲。酒澆胸次之壘塊,菊制短世之頹齡。墨以傳萬古文章之印,歌以寫一家兄弟之情。江山千里俱頭白,骨肉十年終眼青。連床夜語雞戒曉,書囊無底談未了。有功翰墨乃如此,何恨遠別音書少。炊沙作糜終不飽,鏤冰文章費工巧。要須心地收汗馬,孔孟行世日杲杲。有弟有弟力持家,婦能養姑供珍鮭。兒大詩禮女絲麻,公但讀書煮春茶。
    這首所贈的王郎是山谷的妹夫,他對親人的作品感情就開始奔放了,一起四句排比,再用四句分接,章法新穎,感情深摯,江山兩句總收更見感慨。要須心地收汗馬,孔孟行世日杲杲。這兩句是山谷自我寫照,讀完全集就會發現他確實這樣做的。

戲答陳元輿
平生所聞陳汀州,蝗不入境年屢豐。東門拜書始識面,鬢髮幸未成老翁。官饔同盤厭腥膩,茶甌破睡秋堂空。自言不復娥眉夢,枯淡頗與小人同。但憂迎笑花枝紅,夜窗冷雨打斜風,秋衣沈水換薰籠。銀屏宛轉復宛轉,意根難拔如薤本。
這一首就對方不復娥眉夢開玩笑,雖然說戒除慾望了,可是回家美女來迎怎麼辦,何況是冷雨斜風,要薰籠換衣,在銀屏深處會如何呢,宛轉復宛轉雙關,意思極壞,但又極含蓄,詩在同韻后句句押韻,加快節奏,增强了打趣的效果,最後以意根難拔作結,雖是打趣對方,其實是對朋友的理解。山谷很喜歡開玩笑,曾有“六月火雲蒸肉山”的句子調笑張文潛的胖,這首也可見一斑。
  
戲答俞清老道人寒夜三首
索索葉自雨,月寒遙夜闌。馬嘶車鐸鳴,群動不遑安。有人夢超俗,去髪脫儒冠。平明視清鏡,正爾良獨難。
聞道一稊米,出身縛簪纓。懷我伐木友,寒衾夢丁丁。富貴但如此,百年半曲肱。早晚相隨去,松根有茯苓。
牧羊金華山,早通玉帝籍。至今風低草,戢戢見白石。金華風煙下,亦有君履跡。何為紅塵裡,頜鬚欲雪白。
    俞清老道人是山谷的同學,王安石派他出家做和尚,後來受不了清苦又還俗,山谷以此和他玩笑。第一首寫落葉如雨,天色漸曉,城市開始騷動,俞清老道人對著鏡子裡的禿頭感歎,這苦日子怎麼過呀,這意思以很典雅的語言說,就很滑稽,結尾尤其傳神。懷我伐木友,寒衾夢丁丁。本來是常見的典故,因為思念以至於夢到也很平常,但是這個說法很新穎,後半就是替同學還俗開脫了。第三首用黃初平牧羊典故,一則俞清是金華人,牧羊故事也發生在這裡,二則山谷自己姓黃,與初平同姓,所以一個典故說到兩個人,這裡調笑俞清;我們黃家的初平已經在金華成仙了,你也去過金華山,怎麼卻沒成仙,鬍子都白了還在紅塵裏混呢,笑話正說,有趣。

秘書省冬夜宿直寄懷李德素
曲肱驚夢寒,皎皎入牖下。出門問何祥,岑寂省中夜。姮娥攜青女,一笑粲萬瓦。懷我金玉人,幽獨秉大雅。古來絕朱弦,蓋為知音者。同床有不察,而況子在野。獨立占少微,長懷何由寫。
    前四韻寫景,空曠幽冷,後面句句為朋友設想,結尾思念之意不盡,可以想見山谷獨立長夜遙念友人的神態。

次韻子瞻送李豸
驥子墮地追風日,未試千里誰能識。習之實錄葬皇祖,斯文如女有正色。今年持橐佐春官,遂失此人難塞責。雖然一閧有奇偶,博懸於投不在德。君看巨浸朝百川,此豈有意潢潦前。願為霧豹懷文隱,莫愛風蟬蛻骨仙。
這首特點是比喻很多,以驥子墮地未試千里比喻對方才華未展,以李習之的《實錄葬皇祖》比喻對方文采,以賭博的偶然性比喻對方這次落榜不是因為學問,巨浸、潢潦作比勸對方要志向遠大不糾纏小節,霧豹、風蟬作比勸對方要下沉潛功夫,不要急功近利。寫這首詩的緣由是元祐三年東坡主考,李豸很有才華,但是沒考中,東坡特意寫詩送行,山谷也步韻寫了這首,不但真誠勸慰,還以此自責,可見山谷對朋友是很有擔待的。

閏月訪同年李夷伯子真于河上子真以詩謝次韻
十年不見猶如此,未覺斯人歎滯留。白璧明珠多按劍,濁涇清渭要同流。日晴花色自深淺,風軟鳥聲相應酬。談笑一樽非俗物,對公無地可言愁。
山谷集中唱和應酬的作品很多,但是他態度上從不應酬,都寫得很用心,很見感情。這首純從對方品格落筆,十年淪落依然氣度從容,頷聯是友人沉淪原因;高潔易招猜忌,同流合污者方可容於時,其實山谷自己何嘗不是如此。頸聯以景物襯托相聚之樂,最後感歎朋友困頓不改其樂,相形之下自己更資格言愁了。

次韻楊明叔四首
楊明叔惠詩,格律、詞意皆熏沐,去其舊習,予為之喜而不寐。文章者道之器也,言者行之枝葉也,故次韻作四詩報之。耕禮義之田而深其耒。明叔言行有法,當官又敏於事而恤民,故予期之以遠者大者。
魚去遊濠上,鴞來止坐隅。吉凶終我在,憂樂與生俱。決定不是物,方名大丈夫。今觀由也果,老子欲乘桴。
道常無一物,學要反三隅。喜與嗔同本,嗔時喜自俱。心隨物作宰,人謂我非夫。利用兼精義,還成到岸桴。
全德備萬物,大方無四隅。身隨腐草化,名與太山俱。道學歸吾子,言詩起老夫。無為蹈東海,留作濟川桴。
匹士能光國,三孱不滿隅。竊觀今日事,君與古人俱。氣類鶯求友,精誠石望夫。雷門震驚手,待汝一援桴。
楊明叔是當地的小官,山谷貶謫到此後,他跟隨山谷學詩。從詩序可知山谷很看重他的為人,因此後和了這四首,都是教導激勵勸慰對方的,其實說對方也是激勵自己。第一首前起頭兩句用莊子觀魚、賈誼賦鵩的典故,說明憂樂與生俱來,吉凶因我而在,三四句熔鑄佛道兩家思想,說明既然憂樂與生俱來,吉凶因我而在,那麼只要抱無我之心,憂樂吉凶就都無所謂了,不為遭遇所影響,堅持自己的氣格方為大丈夫,最後用論語句:“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歟”,表明自己如孔子一樣道不行欲浮東海,期許弟子如子路一樣果決,可以相隨。第二首先以道家儒家典故啟發對方治學的方法,再以佛理說明喜怒雖殊,本同一性,若情緒為外物左右則非丈夫,期待對方學成致用。第三首勉勵對方追求高遠,即使身為腐草也要留名如泰山不朽,期許對方已經通學,可以談詩,但不要如自己遁世,要于世所作為。第四首說一個士就可以光國,而三個凡夫也不會填滿一個角落,期許方已經趕上古代的士,並且與自己友善精誠,氣味相投,期待成就事業。這四首藝術上很有山谷的風格,語言高度凝練,熔鑄儒道釋多加典故,幾乎每句用典,但是又很明白順暢,即使不知道典故出處,也可以大致看出他的意思。

次韻高子勉十首
雪盡虛簷滴,春從細草回。德人泉下夢,俗物眼中埃。久立我有待,長吟君不來。重玄鎖關龠,要待玉匙開。
掃雪我三日,禦風君過旬。言詩今有數,下筆不無神。行布佺期近,飛揚子建親。可憐金石友,去不待斯人。
峴南羈旅井,灞上獵歸亭。日繞分魚市,風回落雁汀。筆由詩客把,笛為故人聽。但恐蘇耽鶴,歸時或姓丁。
君不居郎省,還應上諫坡。才高殊未識,歲晚喜無它。櫪馬羸難出,鄰雞凍不歌。寒爐餘幾火,灰裡撥陰何。
荊渚樓中賦,南陽壟底吟。誰言小隱處,頻屈故人臨。經笥難窺底,詞源幸汲深。思君眠竹屋,雪月冰寒衾。
驚人得佳句,或以傲王公。處世要清節,滑稽安足雄。深沈似康樂,簡遠到安豐。一點無俗氣,相期林下同。
志士難推轂,將如高子何。心期誠不淺,餘論或相多。欲向滄洲去,還能小艇麽。鸕鷀西照處,相並曬漁蓑。
鑿開混沌竅,窺見伏羲心。有物先天地,含生盡陸沈。伐山成大廈,鼓橐鑄祥金。三尺無弦木,期君發至音。
少年基一簣,長歲足三餘。忽作飛黃去,頓超同隊魚。尊前八采句,窗下十年書。定作牛腰束,傳抄聽小胥。
沙上步微暖,思君剩欲招。蔞蒿穿雪動,楊柳索春饒。枉駕時逢出,新詩若見撩。樽前遠湖樹,來飲莫辭遙。
高子勉是後學晚輩,但是山谷一次和他十首,而且每首都很用心,可見看重之意,潘伯鷹說這十首句法變化百出,實際上是給高子勉做示範,因此這組作品值得仔細揣摩。久立我有待,長吟君不來。工整而生動,可以想見對後學的期待。第二首嘉許對方的才華,感歎東坡已去,來不及見到。第三首以王粲井切自己身處荊州,以獵歸亭切自己閒居,頸聯是關鍵,五句收前,六句轉到東坡,結尾最奇特,蘇耽、丁令威都有化鶴典故,這裡說擔心蘇耽鶴歸來,卻變為丁令威,言外之意若不學好詩,怕東坡化鶴歸來,也會如丁令威一樣感歎世事皆非,東坡的奇句大多是靈感,給人以天外飛來之感,山谷這種奇句是憑思力想出來的,正如啟功先生說的,宋人詩是想出來的。第四首結尾灰裡撥陰何形容對方一邊烤火一邊研讀古人詩極妙。第六首提醒高子勉學詩要走雅正一路,忌諱滑稽。第七首感歎自己無法推薦高子勉。第八首期望高子勉要研究哲理、易經。第十首蔞蒿穿雪動很生動,後來姜白石的細草穿沙雪半銷與此類似,楊柳索春饒極為精彩,意思是楊柳向老天索取,使得老天多饒給它春意,所以先綠了,五個字含義這麼多,讀來卻很流暢,而且生動俏皮。十首或期待、或嘉許、或感歎、或推舉、或指點。可見山谷對後學晚輩的關懷。

彫陂
彫陂之水清且泚,屈為印文三百里。呼船載過七十餘,褰裳亂流初不記。竹輿嶇埡山徑涼,僕姑呼婦聲相倚。篁中猶道泥滑滑,僕夫慘慘耕夫喜。窮山為吏如漫郎,安能為人作嚆矢。老僧迎謁喜我來。吾以王事篤行李。知民虛實應縣官,我甯信目不信耳。僧言生長八十餘,縣令未曾身到此。
這是山谷作太和縣令時親自下去考察的詩,呼船載過七十餘,褰裳亂流初不記。船過七十餘渡,涉水不計其數,可以想見鄉下之偏僻,以至於老僧活了八十多歲第一次見到縣官,由此可見山谷為官勤懇,全篇夾寫夾敘夾議,以老僧話作結,平易中見變化。

上大蒙籠
黃霧冥冥小石門,苔衣草路無人跡。苦竹參天大石門,虎迒兔蹊聊倚息。陰風搜林山鬼嘯,千丈寒藤繞崩石。清風源裡有人家,牛羊在山亦桑麻。向來陸梁嫚官府,試呼使前問其故。衣冠漢儀民父子,吏曹擾之至如此。窮鄉有米無食鹽,今日有田無米食。但願官清不愛錢,長養兒孫聽驅使。
王安石新法要百姓到官府買鹽,很多買不起的怕受處罰,就逃奔山裡,以至於有造反的,山谷不是帶兵討伐,而是親自去找這些人問緣由,前三韻寫山中景象極為險惡,第六句更是驚險,巨石在高山崩落全靠寒藤網住。這樣環境無法耕種,以牛羊為桑麻,這裡人的性格可想而知。但是他們來到近前,卻都彬彬有禮的,問緣由才知道是為買不起鹽纔躲到這裡對抗官府的,結尾全以百姓回答作結,不加議論文意自見。由此可見山谷反新法是因為他親眼看到了弊端,不是因黨爭而來的。

吉老受秋租輒成長句
黃花事了綠叢霜,蟋蟀催寒夜夜床。愛日捃收如盜至,失時鞭撲奈民瘡。田夫田婦肩頳擔,江北江南稼滌場。少忍飛糠眯君眼,要令私廩上公倉。
    這首詩看上去很平易,其實很多句子都有典故來歷,不止這首,前面的詩基本如此,吉老是太和縣丞,要下鄉收糧,臨行時山谷贈此,前六句先寫農民之辛勞,最後才吩咐收糧職責,意思頗可玩味。從三首詩可以看到山谷為官時對百姓的態度。

次韻游景叔聞洮河捷報寄諸將四首
千仞溪中石轉雷,漢家萬騎搗虛回。定知獻馬胡雛入,看即稱觴都護來。
中原日月九夷知,不用禽胡釁鼓旗。更向天階舞干羽,降書剩破一年遲。
漢得洮州箭有神,斬關禽敵不逡巡。將軍快上屯田計,要納降胡十萬人。
遙知一炬絕河津,生縛青宜不動塵。付與山河印如斗,忍為鼠子腹心人。
    自中晚唐以後,詩人大多是反戰的,據說宋皇帝問東坡怎麼防禦北方,東坡也辭以不願意談戰事。山谷這四首負聲振彩,慷慨激昂,顯示出他對外作戰的積極態度。

蟻蝶圖
蝴蝶雙飛得意,偶然畢命網羅。群蟻爭收墜翼,策勳歸去南柯。
這是很著名的一首詩,意思一句一轉,層層深入,以南柯作結最妙,山谷一生受黨爭牽連,但是他本人並不介入黨爭,這一首就表現出對官場傾軋冷眼旁觀的態度。

寺齋睡起二首
小黠大癡螳捕蟬,有餘不足夔憐蚿。退食歸來北窗夢,一江風月桃李船。
桃李無言一再風,黃鸝惟見綠蔥蔥。人言九事八為律,儻有江船吾欲東。
第一首前半用莊子典刻畫官場爭鬥,後半厭倦之意必現,第二首以物候變遷比喻朝政,第三句以主父偃上條陳九件事有八件是法律比喻,表達當時以雞毛蒜皮細節要求官員,卻不顧大原則的反感,表達政事之可厭,結尾遠避之意是發自內心的。

同元明過洪福寺戲題
洪福僧園拂紺紗,舊題塵壁似昏鴉。春殘已是風和雨,更著遊人撼落花。
    這一首大義凜然;國是已經如此,更被你們弄得更壞。但是在字面上卻是極具情韻。

題竹石牧牛
野次小崢嶸,幽篁相倚綠。阿童三尺箠,禦此老觳觫。石吾甚愛之,勿遣牛礪角。牛礪角尚可,牛鬥殘我竹。
    這首詩冰兄講題畫詩曾提到,一句寫石,二句寫竹,三四句寫牛,以觳觫這一形容牛恐懼的神態代指牛,前面配以老字,即空靈又不薄。最後借畫面生發聯想,暗諷黨爭;你們不要為自己爭鬥殃及人民。

次韻王荊公題西太乙宮壁二首
風急啼烏未了,雨來戰蟻方酣。真是真非安在,人間北看成南。
晚風池蓮香度,曉日宮槐影西。白下長干夢到,青門紫曲塵迷。
山谷寫這首詩的時候王安石已經下臺,山谷並沒有因為他新黨的身份而且已經下臺而譏諷,第一首前兩句是對王安石政治生涯的總結,後半用莊子典,說明對王的是非功過不能簡單界定,站在不同角度看會有不同結論,態度是很公允的。第二首說王安石離職是因為厭倦爭鬥思念家鄉,非常寬厚。

奉和文潛贈無咎篇末多見及以既見君子云胡不喜為韻
龜以靈故焦,雉以文故翳。本心如日月,利欲食之既。後生玩華藻,照影終沒世。安得八紘罝,以道獵眾智。
談經用燕說,束棄諸儒傳。濫觴雖有罪,末派彌九縣。張侯真理窟,堅壁不與戰。難以口舌爭,水清石自見。
野性友麋鹿,君非我同群。文明近日月,我亦不如君。十載長相望,逝川水沄沄。何當談絕倒,茗椀對爐薰。
北寺鎖齋房,塵鑰時一啟。晁張跫然來,連璧照書几。庭柏鬱蔥蔥,紅榴罅多子。時蒙吐佳句,幽處萬籟起。
先皇元豐未,極厭士淺聞。只今舉秀孝,天未喪斯文。晁張班馬首,崔蔡不足云。當令橫筆陣,一戰靜楚氛。
張侯窘炊玉,僦屋得空壚。但見索酒郎,不見酒家胡。雖肥如瓠壺,胸中殊不麤。何用知如此,文彩似於菟。
荊公六藝學,妙處端不朽。諸生用其短,頗復鑿戶牖。譬如學捧心,初不悟己醜。玉石恐俱焚,公為區別不。
吾友陳師道,抱獨門掃軌。晁張作薦書,射雉用一矢。吾聞舉逸民,故得天下喜。兩公陣堂堂,此士可摩壘。
    王安石當政時科舉都用他的經義,後來皇帝覺得他的經義有局限,就廣招賢才,晁補之張文潛都在被召之列。倆人到京後來看山谷,山谷就寫了這組詩,語句都很精煉,第二首特意對張文潛說道王安石的經義有被腐儒歪解處,第八首更說道不要將王安石經學有益之處一併廢除,玉石俱焚,從治學到人格,都很有高度。

病起荊江亭即事十首
翰墨場中老伏波,菩提坊裡病維摩。近人積水無鷗鷺,時有歸牛浮鼻過。
維摩老子五十七,大聖天子初元年。傳聞有意用幽側,病著不能朝日邊。
禁中夜半定天下,仁風義氣徹修門。十分整頓乾坤了,復辟歸來道更尊。
成王小心似文武,周召何妨略不同。不須要出我門下,實用人材即至公。
司馬丞相昔登庸,詔用元老超群公。楊綰當朝天下喜,斷碑零落臥秋風。
死者已死黃霧中,三事不數兩蘇公。豈謂高才難駕禦,空歸萬里白頭翁。
文章韓杜無遺恨,草詔陸贄傾諸公。玉堂端要真學士,須得儋州禿鬢翁。
閉門覓句陳無己,對客揮毫秦少遊。正字不知溫飽未,西風吹淚古藤州。
張子耽酒語蹇吃,聞道潁州又陳州。形模彌勒一布袋,文字江河萬古流。
魯中狂士邢尚書,本意扶日上天衢。惇夫若在鑴此老,不令平地生崎嶇。
這十首是山谷從戎州貶地回來到荊州養病時寫的,總結前塵,感慨萬端,第四首特意提出不須要出我門下,實用人材即至公。可見其用心。
選了這麼多作品來說山谷的性格,實在是因為性格與風格是不可分的,比如前面說的兀傲,東坡和山谷一樣都是對世事看破的人,但是東坡入世且隨和,有時不妨與狼共舞,所以他表現的是雍容曠達,而山谷是不揉沙子的,所以面對污濁險惡時就顯出磊落傲然的氣格,與太白自負張揚的狂放完全不同。至於他對親友的真摯、後學的熱情、百姓的關切、政治的厭倦等不同態度,都是以相同的品格為出發點形成的,也就是傳統的儒林正氣。要須心地收汗馬,孔孟行世日杲杲。山谷確實是以此自我要求的。而對於困苦,除貧賤不能移的儒林正氣之外,還多以道家、禪宗的哲理自我解脫。讀山谷選集會被他的藝術吸引,讀全集更被他的人格打動。前幾天和燕兄討論,他說詩人要有一個最基本的內核,我的理解就是自己獨立的,始終如一的品行。而作品則要與自己的為人一致。
下面還有些作品,都是當初寫這個稿是準備做例子的,後來犯懶沒有說,現在留在後面,大家可以自己欣賞。

題息軒
僧開小檻籠沙界,鬱鬱參天翠竹叢。萬籟參差寫明月,一家寥落共清風。蒲團禪板無人付,茶鼎薰爐與客同。萬水千山尋祖意,歸來笑殺舊時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6 10:3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日夢伯兄寄江南
故園相見略雍容,睡起南窗日射紅。詩酒一言談笑隔,江山千里夢魂通。河天月暈魚分子,槲葉風微鹿養茸。幾度白砂青影裡,審聽嘶馬自搘筇。

次韻宋懋宗僦居甘泉坊雪後書懷
漢家太史宋公孫,漫逐班行謁帝閽。燕頷封侯空有相,蛾眉傾國自難昏。家徒四壁書侵坐,馬瘦三山葉擁門。安得風帆隨雪水,江南石上對窪尊。

題槐安閣
曲閣深房古屋頭,病僧枯几過春秋。垣衣蛛網蒙窗牖,萬象縱橫不系留。白蟻戰酣千里血,黃粱炊熟百年休。功成事遂人間世,欲夢槐安向此遊。

寄黃從善
故人千里隔談經,想見牛刀刃發硎。渴雨芭蕉心不展,未春楊柳眼先青。鳧飛葉縣郎官宰,虹貫江南處士星。天子文思求逆耳,吾宗一為試雷霆。

次韻答任仲微
伯氏文章足起家,雁行唯我乏芳華。不堪黃綬腰銅印,只合清江把釣車。縮項魚肥炊稻飯,扶頭酒熟臥蘆花。吳兒何敢當倫比,或有離騷似景差。

題雙鳧觀
飄蕭閱世等虛舟,難息眼前無此流。滿地悲風盤翠竹,半叢寒日破紅榴。青山空在衣冠古,白鶴不歸宮殿秋。王念平生樽酒地,千年萬歲想來遊。

題司門李文園亭
白氏草堂元自葺,陶公三徑不教荒。青蕉雨後開書卷,黃菊霜前碎鵠裳。落日看山憑曲檻,清風談道據胡床。此來遂得歸休意,卻莫翻然起相湯。

飲韓三家醉後始知夜雨
醉臥人家久未曾,偶然樽俎對青燈。兵廚欲罄浮蛆甕,饋婦初供醒酒冰。只見眼前人似月,豈知簾外雨如繩。浮雲不負青春色,未覺新詩減杜陵。

夜觀蜀志
蓋世英雄不自知,暮年初志各參差。南陽隴底臥龍日,北固樽前失者時。霸主三分割天下,宗臣十倍勝曹丕。寒爐夜發塵書讀,似覆輸籌一局棋。

元豐癸亥經行石潭寺見舊和棲蟾詩甚可笑因削柎滅槁別和一章
千里追奔兩蝸角,百年得意大槐宮。空餘祗夜數行墨,不見伽朵一臂風。俗眼只如當日白,我顏非復來紅。浮生不作遊絲上,即在塵沙逐轉蓬。

予既不得葉遂過洛濱醉遊累日
癭民見我亦悠悠,癭木累累滿道周。飛舄已隨王令化,真龍甯為葉公留。未能洗耳箕山去,且復吹笙洛浦遊。舍故趨新歸有分,令人何處欲藏舟。

贈李輔聖
交蓋相逢水急流,八年今復會荊州。已回青眼追鴻翼,肯使黃塵沒馬頭。舊管新收幾妝鏡,流行坎止一虛舟。相看絕歎女博士,筆研管弦成古丘。

贈黔南賈使君
綠髪將軍領百蠻,橫戈得句一開顏。少年圯下傳書客,老去崆峒問道山。春入鶯花空自笑,秋成梨棗為誰攀。何時定作風光主,待得征西鼓吹還。

贈清隱持正禪師
清隱開山有勝緣,南山松竹上參天。擗開華嶽三峰手,參得浮山九帶禪。水鳥風林成佛事,粥魚齋鼓到江船。異時折腳鐺安穩,更種平湖十頃蓮。

贈鄭交
高居大士是龍象,草堂丈人非熊羆。不逢壞衲乞香飯,唯見白頭垂釣絲。鴛鴦終日愛水鏡,菡萏晚風雕舞衣。開徑老禪來煮茗,還尋密竹逕中歸。

追憶餘泊舟
老大無機如漢陰,白鳥不去相知深。往事刻舟求墜劍,懷人揮淚著亡簪。城南鼓罷吹畫筒,城北歸帆落晚風。人煙犬吠西山麓,鬼火狐鳴春竹叢。

次韻和台源諸篇九首之雲濤石
造物成形妙畫工,地形咫尺遠連空。蛟鼉出沒三萬頃,雲雨縱橫十二峰。清坐使人無俗氣,閑來當暑起清風。諸山落木蕭蕭夜,醉夢江湖一葉中。

鄂州南樓書事四首
四顧山光接水光,恁欄十里芰荷香。清風明月無人管,並作南樓一味涼。

泊大孤山作
匯澤為彭蠡,其容化鯤鵬。中流擢寒山,正色且無朋。其下蛟龍臥,宮譙珠貝層。朝雲與暮雨,何處會高陵。不見淩波襪,靚妝照澄凝。空餘血食地,猿嘯枯楠藤。高帆駕天來,落葉聚秋蠅。幽明異禮樂,忠信豈其憑。風波浩平陸,何況非履冰。安得曠達士,霜晴嘗一登。

次韻伯氏長蘆寺下
風從落帆休,天與大江平。僧坊晝亦靜,鐘磬寒逾清。淹留屬暇日,植杖數連甍。頗與幽子逢,煮茗當酒傾。攜手霜木末,朱欄見潮生。檣移永正縣,鳥度建康城。薪者得樹雞,羹盂味南烹。香秔炊白玉,飽飯愧閑行。叢祠思歸樂,吟弄夕陽明。思歸誠獨樂,薇蕨漸春榮。

阻風入長蘆寺
福公開百室,不借鄰國權。法筵森龍象,天樂下管弦。我來雨花地,依舊薰爐煙。金碧動江水,鐘魚到客船。茗椀洗昏著,經行數徂年。歲寒風落山,故鄉喜言旋。林回負赤子,白璧乃可捐。侍親如履冰,風雨淼暗川。

十月十三日泊舟白沙江口
岸江倚帆檣,已專北風權。飛霜挾月下,百笮直如弦。綠水去清夜,黃蘆搖白煙。篙人持更柝,相語聞並船。平生濯纓心,鷗鳥共忘年。風吹落塵網,歲星奔迴旋。險艱自得力,細故可棄捐。至今夢洶洶,呼禹濟廣川。

宿舊彭澤懷陶令
潛魚願深渺,淵明無由逃。彭澤當此時,沈冥一世豪。司馬寒如灰,禮樂卯金刀。歲晚以字行,更始號元亮。淒其望諸葛,骯髒猶漢相。時無益州牧,指揮用諸將。平生本朝心,歲月閱江浪。空余時語工,落筆九天上。向來非無人,此友獨可尚。屬予剛制酒,無用酌杯盎。欲招千載魂,斯文或宜當。

次韻謝黃斌老送墨竹十二韻
古今作生竹,能者未十輩。吳生勒枝葉,筌寀遠不逮。江南鐵鉤鎖,最許誠懸會。燕公灑墨成,落落與時背。譬如刳心松,中有歲寒在。湖州三百年,筆與前哲配。規模轉銀鉤,幽賞非俗愛。披圖風雨入,咫尺莽蒼外。吾宗學湖州,師逸功已倍。有來竹四幅,冬夏生變態。預知更入神,後出遂無對。吾詩被壓倒,物固不兩大。

次韻張詢齋中晚春
學古編簡殘,懷人江湖永。非無車馬客,心遠境亦靜。挽蔬夜雨畦,煮茗寒泉井。春去不窺園,黃鸝頗三請。立朝無物望,補外儻天幸。想乘滄浪船,濯髪曦翠嶺。

次韻答曹子方雜言
酺池寺,湯餅一齋盂,曲肱懶著書。騎馬天津看逝水,滿船風月憶江湖。往時盡醉冷卿酒,侍兒琵琶春風手。竹間一夜鳥聲春,明朝醉起雪塞門。當年聞說冷卿客,黃須鄴下曹將軍。挽弓石八不好武,讀書臥看三峰雲。誰憐相逢十載後,釜裡生魚甑生塵。冷卿白首大官寺,樽前不復如花人。曹將軍,江湖之上可相忘,舂鉏對立鴛鴦雙。無機與遊不亂行,何時解纓濯滄浪。喚取張侯來平章,烹茶煮餅坐僧房。

送范德孺知慶州
乃翁知國如知兵,塞垣草木識威名。敵人開戶玩處女,掩耳不及驚雷霆。平生端有活國計,百不一試薶九京。阿兄兩持慶州節,十年騏驎地上行。潭潭大度如臥虎,邊頭耕桑長兒女。折衝千里雖有餘,論道經邦正要渠。妙年出補父兄處,公自才力應時須。春風旍旗擁萬夫,幕下諸將思草枯。智名勇功不入眼,可用折箠笞羌胡。

再答元輿
君不能入身帝城結子公,又不能擊強有如諸葛豐。法當顦顇百僚底,五十天涯一禿翁。問君何自今為郎,便殿作賦聲摩空。偶然樽酒相勞苦,牛鐸調與黃鍾同。安得朱轓各憑熊,江南樓閣白蘋風,勸歸啼鳥曉窗籠。男兒邂逅功補袞,鳥倦歸巢葉歸本。

詠李伯時摹韓幹三馬次子由韻簡伯時兼寄李德素
太史瑣窗雲雨垂,試開三馬拂蛛絲。李侯寫影韓幹墨,自有筆如沙畫錐。絕塵超日精爽緊,若失其一望路馳。馬官不語臂指揮,乃知仗下非新羈。吾嘗覽觀在坰馬,驚駘成列無權奇。緬懷胡沙英妙質,一雄可將千萬雌。決非皂櫪所成就,天驥生駒人得之。千金市骨今何有,士或不價五羖皮。李侯畫隱百僚底,初不自期人誤知。戲弄丹青聊卒歲,身如閱世老禪師。

書磨崖碑後
春風吹船著浯溪,扶藜上讀中興碑。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鬢成絲。明皇不作苞桑計,顛倒四海由祿兒。九廟不守乘輿西,萬官已作烏擇棲。撫軍監國太子事,何乃趣取大物為。事有至難天幸爾,上皇局蹐還京師。內間張后色可否,外閑李父頤指揮。南內淒涼幾苟活,高將軍去事尤危。臣結舂陵二三策,臣甫杜鵑再拜詩。安知忠臣痛至骨,世上但賞瓊琚詞。同來野僧六七輩,亦有文士相追隨。斷崖蒼蘚對立久,涷雨為洗前朝悲。

牛鳴地耳故餘未嘗登臨而得其勝處
逸人生長在林泉,更築亭皋名意在。明月清風共一家,全以山川為眼界。鳥度雲行閱古今,溪演木末聽竽籟。老夫平生行樂處,只今許公分一派。

戲呈孔毅父
管城子無肉食相,孔方兄有絕交書。文章功用不經世,何異絲窠綴露珠。校書著作頻詔除,猶能上車問何如。忽憶僧床同野飯,夢隨秋雁到東湖。

和陳君儀讀太真外傳五首
朝廷無事君臣樂,花柳多情殿閣春。不覺胡雛心暗動,綺羅翻作墜樓人。
上皇曾禦昭儀傳,鏡裡觀形隻眼前。養得祿兒傾四海,千秋更有一伶玄。

陳留市隱
市井懷珠玉,往來人未逢。乘肩嬌小女,邂逅此生同。養性霜刀在,閱人清鏡空。時時能舉酒,彈鑷送飛鴻。

送舅氏野夫之宣城二首
藉甚宣城郡,風流數貢毛。霜林收鴨腳,春網薦琴高。共理須良守,今年輟省曹。平生割雞手,聊試發硎刀。
試說宣城郡,停杯且細聽。晚樓明宛水,春騎簇昭亭。(左禾右罷)稏豐圩戶,桁楊臥訟庭。謝公歌舞處,時對換鵝經。

上蕭家峽
玉笥峰前幾百家,山明松雪水明沙。趁虛人集春蔬好,桑菌竹萌煙蕨芽。

睡起
柿葉鋪庭紅顆秋,薰爐沈水度衣篝。松風夢與故人遇,同駕飛鴻跨九州。

觀化十五首
柳外花中百鳥喧,相媒相和隔春煙。黃昏寂寞無言語,恰似人歸鏁管弦。
生涯蕭灑似吾廬,人在青山遠近居。泉響風搖蒼玉佩,月高雲插水晶梳。
故人去後絕朱弦,不報雙魚已隔年。鄰笛風飄月中起,碧雲為我作愁天。
竹筍初生黃犢角,蕨芽已作小兒拳。試挑野菜炊香飯,便是江南二月天。
身前身後與誰同,花落花開畢竟空。千里追奔兩蝸角,百年得意大槐宮。

次韻答柳通叟問舍求田之詩
少日心期轉謬悠,蛾眉見妒且障羞。但令有婦如康子,安用生兒似仲謀。橫笛牛羊歸晚徑,捲簾瓜芋熟西疇。功名可致猶回首,何況功名不可求。
   
贈秦少儀
汝南許文休,馬磨自衣食。但聞郡功曹,滿世名籍籍。渠命有顯晦,非人作通塞。秦氏多英俊,少游眉最白。頗聞鴻雁行,筆皆萬人敵。吾早知有靚,而不知有覿。少儀袖詩來,剖蚌珠的皪。乃能持一鏃,與我箭鋒直。自吾得此詩,三日臥向壁。挽士不能寸,推去輒數尺。才難不其然,有亦未易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3-27 00:42 , Processed in 0.0204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