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486|回复: 1

诗人疯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8 13: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一、诗人平章
       星期六下午,我正在同文学社的几个同学,在校图书馆油印社刊《叶笛》。门推开了,语文教研室主任唐老师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来了。那个年轻人一进来就问:“你们之中谁是宝哥儿?”
       “我就是。”我朝着他示意,点了一下头。他看着我,直接了当的说:“我喜欢你的散文诗。”
       唐老师介绍道:“这是我的堂侄平章,也是一个文学青年,经常给县市级报刊写小说和散文。以后你们多亲近亲近。”然后,就走了。
       我们一边继续油印刊物,一边交谈了起来。平章随手拿起还散发着油墨香气的《叶笛》,浏览了起来。突然,他叫道:“这篇吹捧社刊《叶笛》的诗歌是谁写的?”社刊编辑小悦说:“我写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平章白眼一翻,说:“我鄙视你,以后走入社会,你一定是个溜须拍马的伙计。”小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们在一旁乐得哈哈大笑。
       印刷完毕后,我们又开始装订。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才全部装订完毕。看着小山一样堆得高高的刊物,平章随手往怀里揣了三本,说:“我带了一点腊肉和酒。唐老师回家了,我们就去他的宿舍,我请客,我们好好地喝一顿,好好地聊一回。”
       我们象梁山好汉一样,大碗地喝着酒,大块地吃着腊肉,大声地谈着我们喜欢的文字。平章说:“我决定以后不写小说了,改写诗歌。几千年来,小说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是政治衍生的产品。只有诗歌是超然的,就连那些被政治否定了的政治家,只要他的诗歌写得好,也一样永恒。”他随即就吟出了一首诗《桌球》:
       “桌球
       你这个傻东西
       习惯了被击打
       滚动     坠落
       大人物的精彩
       早已预定好了
       小人物的无奈
       你怎么也逃不掉
       那个固定的结局。”
       我们尖叫,发出了嘘声。那时候,朦胧诗流行。我们普遍认为诗歌必须辞藻华丽,堆砌越多漂亮意象的诗歌就越好。所以,他这首诗歌一吟出,我们就不断地嘲笑打击他。他也不气恼,只说:“你们以后看,口语化的诗歌在十年之后,必将成为一个流派,一种潮流。”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真说对了。老赵的梨花体不就是口语化的诗歌吗?

        二、男人平章
       两年后,我高中毕业了,没有继续读书,子承父业成了一个走村串户的泥水瓦匠。那天收工后,我踩着自行车回家。经过了一段滚水坝后没走多远,就被平章拦了下来。他告诉我,他家就在这附近,强拉着我去他家吃饭。
       一到他家,他就吩咐两个弟弟去烧水做饭。然后,我们就坐在旁边聊天。我发现他家的墙上到处都写道:“女人一枝花,有钱可采她。”“女人女人,没有不行。”之类的词语,我乐得哈哈大笑。他也陪着我哈哈大笑。我打趣地问道:“怎么,公猫开始**了?”他不答话,眼睛里却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伤感。
       饭熟后,我们吃肉喝酒,继续聊天。他告诉我,他爷爷就是建国初期破获的,轰动一时的“肖恩反革命集团”的头目肖恩,国民党潜伏下来的军统特务。想搞武装暴动,暴动失败后,被抓起来枪毙了。爷爷死了一了百了了,可他们这些后人却还在承受着远远没有结束的苦难。他爸爸妈妈在文化革命的时候被整得半死,落下了一身的病根,在他十二岁和十三岁的那两年,先后去世了。他带着两个弟弟,在政府的资助和邻居亲友的帮助下,勉强读完了初中,然后回家种地。
       读书的时候,他的作文成绩就特别好。农闲的时候,经常写一些小说和散文,偷偷地投稿。没想到,县市级报刊还真的刊登了几篇。他就更来劲了,更加努力了,把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写作上面。反而在种庄稼和赚钱的方面,不怎么用心了。这样,周围的邻居们一个个都盖起了楼房,只有他家还是老样子。
       一天,他的一个喜欢文字的远房表妹向他表白了,说喜欢他。他这才想起来,他已经二十九岁了,早就应该成家立业了,于是,他疯狂地恋爱了。可是他没有钱,没有楼房。还有两个弟弟没有成家,也要照顾。因此,他们的爱情遭受到了女方所有亲朋好友的反对,为了发泄,他才写下了这满墙的文字。
       他倒了满满的一碗酒,嚷道:“不就是几个臭钱吗?老子这么有才气的人,会赚不来钱?会比别人傻?笑话!老子明天就去赚钱。”他一仰脖子,就灌进去了,然后,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第二天,我给他借了五百块。他也取出了所有的积蓄,买了二十头母羊,五头公羊。带了几件衣服、防身用的猎枪和腰刀,就赶着羊群上山了。上山的时候,他给表妹写了一封信,要她无论如何等他三年。他去的那座山是湖南湖北交界的界山,海拔一千五百多米,有很多虎豹熊等凶猛的野兽出没。没有人居住,就是一年到头,也难得看到一个人。
       他在山上一住就是三年。当他赶着四百多头羊下山的时候,又黑又瘦,头发胡子乱蓬蓬的,只有两只又黑又亮的眼珠,在深深凹进去了的眼眶里滚动着,闪烁着。他说在山中最难耐的就是寂寞,他经常一个人在山中象狼一样地嚎叫着。现在好了,把羊卖了就可以建楼房娶媳妇了,他哈哈大笑着。

       三、疯子平章
       他下山之后没几天,我就出去打工了。第三年的春节我回家,在小镇的大街上,看到他正在声嘶力竭地演讲。他人还是很干净,但衣服破破烂烂的。他用嘶哑着声音大声地说着我们国家应当这样那样地发展,我们的社会还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我们的官僚机构还很臃肿,我们的官员还在贪赃枉法。然后,就开始点名批评我们身边的一些官员了。最后,对着越来越多的人群,他突然把裤子解开,露出了生殖器官。这时,一些女人和女孩们就发出了尖叫,他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被惊呆了,好半天后,才小心地问旁边的熟人,“这是谁呀?”
       “这你都不知道吗?他就是平章呀!听说以前是一个能弄笔杆子的大才子。可惜家境不好,女朋友家所有的成员都反对他们交往。他一怒之下,给女朋友留了一封信,去了老北界深山老林里放了三年羊。三年之后,他赶着价值六十多万的羊群下山了,准备卖了建房结婚的。可惜却被人把羊全骗走了,只拿到九千多块的订金。本来,这些打击对他都不是致命的,他也做好了进深山老林再呆三年的准备。但这时,他那个在外面打工的女朋友回来了,挺着一个大肚子,后面跟着一个包工程的澳门老头儿。他一下子就崩溃了,疯了。......”
       突然,我身边的人群呼啦啦一下子全跑开了。我抬头,平章正向我走了过来。看着我吃惊的样子,他露出了嘲笑的眼神,轻声地问道:“难道你也认为我疯了?哈哈,我只是心里难过,想要发泄而已。哈哈,你也认为我疯了? ... ... ”他塞给我一张纸,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打开那张皱巴巴的纸,正是我当初办社刊的油印文字,我的散文诗《残梦》。也正是因为这首散文诗,我们才得以结识的。
       “雪下得正紧。纷纷扬扬,覆盖的是我的残梦吗?只有眼前这白色的精灵冬的蝴蝶无声的歌儿......”
       我抬起头,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真的飘起了雪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9 16: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讀罷盡是淒涼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3-23 04:07 , Processed in 0.01662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