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469|回复: 0

疯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2 10: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一
       大约是五年前,老爸到深圳来了。把我拉到了一边,很神秘地拿出了一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二十多岁,很漂亮清秀的女孩。要我帮忙,把她说合给我那个一直打光棍儿的朋友。老爸说,女孩今年二十五岁,二十一岁时嫁给了邻村一个赌鬼加酒鬼的丈夫,天天不是打就是骂,她都忍下来了。后来,男人喝醉酒后又转移目标了,不打她,专打她三岁的女儿。她就没有办法委曲求全了,只得离婚了。她的爸爸妈妈死得早,只有一个哥嫂,却不肯让她搬回家去住。只得寄居在我们一个亲戚的家里,由于没有房,也没有生活来源,现在,她急于找一个男人嫁出去。她的要求很简单:不是残废,不是老头,对她的女儿好。
       我告诉老爸,我那个朋友打光棍儿不假,可他身边却一直不缺少女人。而且要他一下子接受一个离了婚,有了小孩,而且又没有感情的女人,可能有些难度。
       老爸一听,傻了,不停地说:“这可怎么办?那可是个好女孩呀!这可怎么办?那真的是个好女孩呀。”
       看着老爸失望的眼神,我还是打了朋友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朋友说晚上美人有约,被我一顿大骂了之后,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来了什么重要的客人,要我们兄弟联手?
       我说:“我老爸,也就是你老爸过来了。你他*妈*的到底过不过来?”
       他马上改口说:“兄弟如手足,美女去他娘*的破衣服。那就由俺来给咱老爸接风洗尘吧。”
       晚上吃饭的间隙,老爸陪着笑脸把照片递了过去,极尽赞扬之词地介绍了那个女孩的情况。朋友随便瞄了一下,就放在了一边,然后敬了老爸一杯酒,说:“伯父,感谢你对我的关心。我是一直没有结婚,但我一直都有女朋友的。现在同我交往的有三个女孩子,都没有采取避孕措施。谁先怀上了小孩,我就同谁结婚。老实说,要我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抚养小孩,我自认为还没有这么高尚。但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您,伯父。”

       二
       去年,我回了一趟老家。我把车停在了家门口,打开后备箱取行李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少妇走过来同我打招呼。我愣住了,悄悄地问老爸。老爸告诉我,那是楚宝新娶的老婆,也就是上次介绍给我朋友的那个女孩。
       楚宝比我小一岁,小时候是我的跟屁虫。跟着我下河摸鱼抓虾,上山放羊抓蛇打蜂窝,每次都是冲锋在前,撤离在最后。他患有一种皮肤病,叫鱼鳞病。全身上下长满了鱼鳞一样的鳞片,吃了很多药,也没见有任何好转。所以,一直没有女孩子敢嫁给他。想不到这个女孩却嫁过来了。
       我对老爸说,这是好事嘛!
       “好事?!”老爸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不做声了。老妈说:“只是让楚宝造孽了。”
       看着我吃惊的眼神,老爸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那个女人嫁过来之后,脾气和性格就象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动不动就大吵大闹,寻死觅活。原来,我们从来没有听说她有疯病。现在,只要稍微有一丁点不如她意的事情发生,她的疯病立刻发作,乱踢乱咬,甚者拿刀砍人。从这以后,整个村子的人都让她三分。”
       “她对楚宝好吗?”
       “一个疯子对他能有多好?楚宝没读多少书,完全靠出卖体力过日子。你也知道,出卖体力的人消耗大,需要多吃一点高脂肪的肉类来补充营养。但他家里所有好吃的,包括钱,都给疯婆娘给锁起来了。前天,我去街上买了几斤牛肉,煮熟了后,就把楚宝叫了过来,楚宝吃着吃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吃了饭,我四处走走看看。经过楚宝家的时候,那个女人站在门外朝我笑着,我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她的精神有半丝半毫的异常。当我走到不远处的池塘边的时候,看见楚宝正坐在那里钓鱼。我招呼道:“你的小日子过得真不赖,还有闲心钓鱼!”他说:“没有东西吃,我得自己想办法改善生活呀。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当老板的那样,日子那么舒适潇洒。”
       我走了过去,搂住他,低语道:“几年没回来,现在找了一个如此漂亮的老婆。天天他妈*的爽都**了!现在,都记不起给我这个当初的老大打电话了。”
       他苦笑了,说:“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选择,我宁肯打光棍,也不愿意过现在的这种日子。大不了每个月花个一百几十块去嫖个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了,不要想得太多。”
       一个星期后,我启程回深圳。从家里走出来时,楚宝和他老婆都笑眯眯地跟我打了招呼。可我刚一上车,他老婆就开骂了:“回一趟家都要开车回来显摆的狗东西,欺负别人没钱买车。这种人不得好死,等一下要在高速公路上撞车撞死,车也要撞得粉身碎骨。... ... ”
       我回过头来,看见楚宝把正跳着骂着的女人使劲地往家里拽。

       三
       前几天,村主任来深圳了,我为他接风洗尘。喝酒的时候,他问:“你家邻居楚宝怎么娶了那么一个疯女人 ?”
       我忙问发生什么事情啦?
       他说:“那个女人故意砍了几株邻居的果树做柴火,被告到我这里来了。我便罚了她两百块,顺便批评了她几句。她就扑过来找我拼命,把我的脸抓了好几道血痕。我一时火起,就给了她两耳光,把她推倒在地。她大喊着说我要杀人了。然后,跑到医院里,住了一个月院。出院后跑到镇政*府告状,说我仗势欺人。没人理她,她就跑到镇长、书记办公室去闹。镇长躲开了,她便在镇长办公室大便。书记躲开了,她就蹲在书记办公桌上小便。后来,我只得给了她一千块,镇政府补贴了三百斤大米,总算才把这件事情了结。他妈*的,现在看到那个臭女人,我就躲得远远的。”
       我乐得哈哈大笑,问道:“她原来的老公你认不认识?”
       “认识呀,她原来的老公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可惜就是人品不好,又赌又嫖嗜酒如命。其实,我原来也是认识她的。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个柔柔弱弱,受尽了欺负的小媳妇。谁知道再婚后就变成了这么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婆娘了!”
       “呵呵,我推测呀,她根本就没有疯。她之所以做出一些疯狂之举,是因为她对男人失去了信心,对婚姻也失去了信心,特别是第二次婚姻,她极度不满意。但迫于生计和生活,又只得再婚。她的所有疯狂,都应当是为了她和女儿的一种自我保护。”我分析道。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叹息道:“女人呀,一旦变化,就太可怕了。”
       “嗯,还是尽量让女人放松下来,开开心心,舒舒服服地做小猫咪。一旦让女人走投无路,做了老虎,我们就都没有好日子过了。”我说道,然后,互相看了一眼,大笑了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3-23 04:06 , Processed in 0.0154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