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2120|回复: 3

[联对] 诗友河东幽人联话四十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4 08: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户杜风 于 2013-12-6 07:46 编辑

河东幽人联话四十则

   
    联话之一
   
    绿野闲云尝抛上联“松岚出岫,石畔闲亭宜放鹤”求对,河东不揣冒昧,对之曰:
        松岚出岫,石畔闲亭宜放鹤(绿野闲云);
        竹影摇窗,篱前浊酒且消愁(河东幽人)。
    人如梦对之曰:
        松岚出岫,石畔闲亭宜放鹤(绿野闲云);
        林壑寄情,云间秀岭任舒怀(人如梦)。
    妇道人家点评曰:“好联,这才是如梦君的看家本领。如果一味地桃红对柳绿、放鹤对闻莺,则工了文字,损了性情,害了意境。”河东曾与如梦君谈及此事,相视会心一笑。河东欣然赋诗:“莫道妇人不解诗,牝鸡亦有司晨时。南窗夜读才女传,始信男儿愚且痴。”
   
    联话之二
   
    人如梦曾撰联戏谑妇道人家“仙姬忽至,烽烟再起为争宠;”河东自不量力,也想凑个热闹,抛下联“妖女聚临,狼火重燃徒惹骚”附议,不意老妇度量太小,赋诗揭短扬私,把河东羞辱了一番。
        老妇变妖女,友情化狼烟。
        切磋谓争宠,版主挑事端。
        徒惹一身骚,去留我两难。
        共道华夏网,妇孺皆可言。
        何为一至此,事出非偶然。
        河东肚量小,屡屡惹麻烦。
        前有七月黄,巾帼不让男。
        诗赋易安句,笔落锦瑟篇。
        偶尔有得罪,回帖语尖酸。
        量小非君子,有容天地宽。
        一朝红颜去,论坛颇索然。
        后有老农民,人称诗半仙。
        盛赞赵将军,浴血中条山。
        弃暗投明主,道义挑双肩。
        转战大西北,奋蹄再扬鞭。
        将门出虎子,武威继前贤。
        著书述祖德,音容宛在前。
        危峰多险道,平地起波澜。
        河东生妒意,赤膊呈凶顽。
        肆意贬英雄,辞屈理又偏。
        为人多阴柔,犯科又作奸。
        寄语老丁丁,此人性乃迁。
        摘下乌纱帽,贬谪充边关。
    人如梦幸灾乐祸,一心讨好老妇,又是奉茶,又是献爱,竭尽谄媚之能事,河东一时心灰,赋打油诗一首以自嘲,兼对人如梦的背信弃义,重色轻友行为表示强烈抗议:
        十八咧,嫽扎咧。
        奉茶咧,献爱咧。
        骚情咧,谄媚咧。
        屈膝咧,下跪咧。
        题红咧,赠翠咧。
        失眠咧,喝醉咧。
        认贼咧,做妹咧。
        意乱咧,情迷咧。
        重色咧,轻友咧。
        情断咧,意绝咧。
        失望咧,啥人咧。
        不玩咧,生气咧。
   
    联话之三
  
    绿野闲云尝以词牌入联求对“青玉案头,抚琴缓奏清平乐;”河东手痒心热,匆忙抛出下联接招:
        青玉案头,抚琴缓奏清平乐(绿野闲云)
        庆春泽畔,钓月频斟荷叶杯(河东幽人)
    妇道人家点评曰:上下联可谓珠联璧合,互为生色,尤赏“钓月”句,构思奇妙,富有诗情画意,据此可创作一副“幽人钓月图”。
    作品破天荒地受到老妇肯定,河东喜不自胜,镇日欣欣然,飘飘然。
   
    联话之四
   
    一日,和妇道人家网上闲聊,不经意间胡丢冒撂了一句:“老人家来去无踪,像花像雾又像风,来了就对别人的作品评头品足一番,何不像绿野闲云那样一口气抛出十副上百幅佳联偶对,好让大伙见识见识。”妇人回答:“河东自诩为厨师,老妇不仿当一个混吃混喝的食客,老妇只会品酒,但从不酿酒。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作者就像一个沿街吆喝叫卖的小商贩,极力地向消费者推销自己的产品,消费者当然有权利对商品的花色、品种、质量、价格作出自己的选择和评判,如果看到读者的不同意见和批评心里就不舒服,那只好被窝放屁,独个自吞。”河东一时嗔目结舌,无言以对。
   
    联话之五
      
    曾和妇道人家谈及斤酒山人,感慨良多,所谓阳春白雪,和者盖寡。河东套用先前写的几句打油诗调侃:“捻断数茎成一阙,不意网上零回帖。零回帖,几多心酸,欲语还噎”。老妇回答道:“不然,零回帖现象应从几个方面去看,一是作品质量太次,读者认为不值一回;二是读者本身学识所限,不敢妄评;三是个别人心怀妒意,认为抬高别人,就是贬低自己,为他人做嫁衣裳。老妇倒认为斤酒山人是一个真正的侠客(独行侠),真正的侠客犹如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岂在乎别人的一颦一蹙”。这使河东想起了开玉器店的诗友雨尘子,十天半月不见一个买主,但仍怡然自乐,时常自我把玩收购回的各种玉器,就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联话之六
      
    绿野闲云尝出上联:“兰屏已赋三春韵;”人如梦对之:“菊帐新题九月诗。”妇道人家点评曰:“好联当赏,黄金万两。”人如梦回帖云:“好联当赏,黄金万两。一人独揽,你俩甭想。”河东曰:“如梦此联,无论从立意、气韵或遣词造句等方面,堪称佳作,联坛霸主非如梦莫属。”
   
    联话之七
   
    人如梦曾受雨尘子之嘱为闽男秦女撰婚庆联:“彤云骤聚,闽郎恣意撷红豆;雅调忽闻,秦女倾情吹玉箫。”河东、春梦无痕等文朋诗友对上联中的“彤云骤聚”一词表示异议,大家认为“彤云”一般情况下指乌云,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彤云密布”。妇道人家则对“恣意撷红豆”和“倾情吹玉箫”等措词进行揶谕:“恣意撷红豆不若盛意呈红豆,至于倾情吹玉箫更是低俗下作。”后来人如梦对上下联作了调整:“丹霞初染,  南国盛意呈红豆; 雅调忽闻 , 秦女浓情理玉笙。”妇道人家回帖曰:“老丁丁语录:老虎的屁股如梦的联,滚烫的冰坨粗野的兰,看来也不尽然。从彤云骤聚到丹霞初染,从恣意撷红豆到盛意呈红豆,从倾情吹玉箫到浓情理玉笙,好联不厌千回改,也算达人。”
   
    联话之八
   
    人如梦尝为秦人通宝斋撰联:
        采菊东篱,闲步南山,逍遥诗酒,领略陶公梦幻;
        卜宅人境,觅躅桃苑,驰骋书坛,彰昭通宝风华。
    妇道人家点评曰:“公对宝,东对人,噱头对嘴贫。不但对仗有失水准,且数处失律,实乃硬伤。对仗不妨从严从宽,联律务求中规中距。”人如梦回复曰:  “龙对狗,凤对鸡,  硬伤对软肋;东对西, 南对北,冒撂对胡吹。”后又谦逊地回帖:“言之有理,非妇人之识,乃丈夫之论。”
     
    联话之九
      
    友人于圭峰山下,曲水之畔筑古建别墅一处,嘱余撰联刻柱,余诚惶诚恐,户邑高手如云,河东才疏学浅,岂敢担此重任,遗笑方家。友人笑曰:“不要推辞了,听说你和各路神仙相处不错,改日兄弟略备薄席淡酒,邀些文朋诗友一聚,何愁三两幅小联。”话已至此,河东免为其难,答应以一月为期。后在如梦君、严驰君、李洋原君以及仲兄的字斟句酌下,如期交差,虽不完美,但还算达意。
        尖山夜月摇竹影;
        曲水晨曦拂岭云。
        
        白云出远岫,青山会意;
        紫气绕飞甍,绿水知音。
   
    联话之十
   
    人如梦曾有一副热讽老丁丁的短联:“鼠必称老;丁当呼白。”虽信手拈来,却饶多趣味,似投抢,似匕首,直中要害。所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于点滴之间可见其扎实功底。
   
    联话之十一
   
    朋友双喜临门,哥哥张鹏洞房花烛,弟弟张骁金榜题名,意欲一次招待,人如梦为其撰贺联:
        名题金榜,  骁腾何惧文峰远;
        爱浴银河 , 鹏征偏怜巫丘高。
    当有网友提出上下联数处不合联律时,如梦回复:“岂能胶柱鼓瑟,因词害意呢,况巫山云雨有典可稽。”并指出“巫山”字暗合双峰,此语一出,一片哗然,妇道人家等有识之士对人如梦的煽情和庸俗展开了口诛笔伐,一时针尖对麦芒,剑客对刀郎,热闹非凡,让网友大开眼界。
   
    联话之十二
   
    蚕耕斋主和雪域秦兵撰联讴歌家乡:
        给力靓家乡,山水陶情,沧桑巨变鸿图美;(蚕耕斋主)
        倾情新户邑,诗联寄慨,风雨不磨画卷香。(雪域秦兵)
    妇道人家点评曰:“给力靓家乡”、“倾情新户邑”矫揉造作,非联家用语,读之特别扭。去之,则不失为一副好联。
        山水陶情,沧桑巨变鸿图美;
        诗联寄慨,风雨不磨画卷香.
    人如梦回复:“妇人所言极是. 同感. 夫随妇唱呗!”
     
    联话之十三
        
    人如梦尝于大年三十撰春联张贴自家门前:
        风流稍逊唐伯虎;
        温馨全凭赵秋香。
        横额:仁人嘉家
    加注:拙荆名曰赵秋香。
    春梦无痕回复:“风流稍逊唐伯虎,秋香已是伯虎第17位夫人,不是稍逊,而是和唐伯虎差远了。”河东也借机调侃,如梦反驳:“你俩把风流看的太简单了.那不是光拿老婆多少而论的!你俩糟踏了风流一词,对不起风流哦!”并赋打油诗一首:“自娱作诗又为文, 怜妻爱子世无伦。惟有拙荆知冷暖,难得小鸟更可人。”怜妻爱子,也算性情中人。
   
    联话之十四
      
    人如梦尝有联:“聊赠荷风消块垒;但凭诗酒长精神。”妇道人家回帖:“应该是聊借而不是聊赠,请先生斟酌。”人如梦回复曰:“妇道人家说的有理也没理。我的一位外地诗友埋怨待遇不公,在大网上发帖自鸣不平,发发牢骚,这是我专门宽慰劝勉回赠他的话,所以用了聊赠。未作调整而移来该处,确有些隔。发在此处借比赠好,发在原处赠比借切。恭喜妇人能看出这点差异,予以指瑕,如梦向妇人示爱,奉茶一盏,献花三束,陆凯聊寄一枝春,如梦聊赠满池荷。”献花奉茶示爱,一副见色忘义的嘴脸暴露无遗。
   
    联话之十五
   
人如梦曾为谢师宴撰联:“高朋满座, 酒醉难达酬友意; 壮志凌云,鹏飞莫忘谢师恩。”妇道人家点评曰:“   一个金榜题名,一个洞房花烛,阿弟云中飞万里,阿哥灯下观双峰,屙屎逮虱,一举两得。高高高,高家庄的高。”如梦回复:“屙屎逮虱,一举两得。印炕掏灰,两抹一黑。”虽为调侃,但不失幽默。
   
    联话至十六
   
    人如梦应吕俊侠先生之嘱,为其令郎吕晖新婚之喜,撰嵌名婚联“立业存心追吕望;成家没齿报春晖。”妇道人家点评曰:“这分明是嵌名联,哪里是婚庆联?称励志联勉强还沾边。”河东附议妇人之见,认为言之有理。     
    联话之十七
      
    绿野闲云尝以松律八题撰联抛玉引砖,妇道人家跃跃欲试,虽不合意,倒不失风趣,摘录如下:
        龙蛇难辨松藤绕;(绿野闲云)
        男女有别性爱连。(妇道人家)



        苍松义举参天笔;(绿野闲云)
        老妇欣描羞月眉。(妇道人家)


        千寻绝壁参松骨;(绿野闲云)
        万丈深渊锁海魂。(妇道人家)



        驻谷云松真隐士;(绿野闲云)
        出山雪豹是英雄。(妇道人家)



        吼谷松涛扬虎势;(绿野闲云)
        吞天海浪作龙吟。(妇道人家)


        松虬欲驾祥云去;(绿野闲云)
        荷盖欣迎淑气来。(妇道人家)



        曲直怀抱松节韵;(绿野闲云)
        清新惬意藕花风。(妇道人家)



        松风合奏溪流调;(绿野闲云)
        鹰隼独窥边塞秋。(妇道人家)
     
    联话之十八
   
    绿野闲云以荷律为题出联:“荷盘谢雨呈珠露;”河东呈下联:
        荷盘谢雨呈珠露;(绿野闲云)
        蕉扇摇风惹绣帘。(河东幽人)
    妇道人家点评:“摇风不若邀风,音同意不同,还望斟酌。妇人之见,遗笑方家了。”河东回复:“妇人高见,改摇为邀。一字之师。足见风骚。”随改“摇”为“邀”:
        荷盘谢雨呈珠露;(绿野闲云)
        蕉扇邀风惹绣帘。(河东幽人)
   
    联话之十九
   
    妇道人家回复绿野闲云松律八题之外联:
        情锺五柳,怡心采菊东篱下;(绿野闲云)
        铭赋三槐,纵目危楼依断霞。(妇道人家)



        莫道易安,魂销人比黄花瘦;(绿野闲云)
        且说陶令,归去池鱼思故渊。(妇道人家)



        清高摩诘,看尽清泉流石上;(绿野闲云)
        狂放谪仙,不知何处得秋霜。(妇道人家)



        魂游天问,屈子沉江河日下;(绿野闲云)
        文赋师说,韩公告老马识途。(妇道人家)
    绿野闲云赞赏合意,河东认为还在道上,但对仗还稍觉欠佳。
   
    联话之二十
   
    人如梦尝出下联:“斜风细雨,渭曲垂钩钓野鱼;”请河东工对上联,河东绞尽脑汁,勉强对之“丽日苍穹,佛坪纵马邀淑女。”老丁丁回帖反驳到:“淑女岂可随意邀约?我等邀来的必浪女也,此处更需看透人如梦的把戏,改为浪女,正合如梦兄雅意。”河东回复:“浪女对野鱼,词性很工,但不合律,浪和野同入仄声,按照联律二、四、六分明的原则,实属硬伤。到时不要让如梦君揭个嘴委地。”随对上联作了修改。
        大漠穷秋,交河饮马逐骄虏;
        斜风细雨,渭曲垂钩钓野鱼。
    妇道人家点评曰:“上下联反差太大,首先是立意上的不协调,骄虏为什么不对以贰臣呢?”人如梦为了迎合妇人,也对下联作了调整:
        大漠穷秋,交河饮马逐骄虏;
        长河烈日,瀚海弯弓射猛龙。


    联话之二十一


    人如梦尝出上联“蒹葭若雪,秋水伊人何所去;”以诘难河东,河东对之曰:“杜鹃如霞,春风紫燕又归来。”妇道人家戏谑:“伊人似有所闻,但不知紫燕又系何人?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老妇什么时候才能闯入你的梦乡。”河东苦笑不得。


    联话之二十二


    爱女温蕾、爱婿廖宁新婚之喜,人如梦撰写婚联:
        良缘结帝苑,俊贤毕至;
        爱巢筑京华,鸾凤和鸣。


        燕语温存,一派生机催蕾绽;
        海天寥廓,万方奋翼赖家宁。
    老丁丁对联中的“燕语温存”一词提出异议,人如梦引经据典,大谈奢谈 “温存” 一词的出处及古今用法,并嘲笑老丁丁“你只知道坑人卖鞋呢! 再读卅年书,方晓境外言!”妇道人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赋打油诗一首戏赠人如梦:“子系白眼狼,得志更猖狂。上林无老虎,沐猴称大王。” 人如梦反唇相讥,针锋相对,回赠妇道人家云: "上林隐雪狼, 好吃妇人肠.慌悚深闺里. 岂敢露行藏!"  一边是至交,一边是诤友,河东一时不知所云。
        
    联话之二十三

    老丁丁新店即将开业,为杜绝还价之累,特拟小联一副,敬请各位老师指正,若有佳作相赠,老丁丁以优质鞋油一盒,精美耳屎勺数枚酬谢。
        薄利多销,我没有高要,
        抱诚守信,你无须低还。
        横额:谢绝还价
    众网友踊跃撰联,但老丁丁均不称意。秦时明月恳请人如梦、春梦无痕等高人出手,春梦无痕撰联:
        一本万利 买家没有卖家精;
        十商九奸 宰你不必你知道。
    人如梦向来瞧不起老丁丁,其格言“鼠必称老,丁当呼白。”道尽鄙夷之态。不撰联倒罢了,还将老丁丁羞辱了一番:
        公布成本, 谢绝还价。
        谨防上当, 小心欺诈。
        温柔一刀, 十分可怕。
        公牛不言, 庖丁尴尬。
        人面君子, 难说实话。
        我奉诸公, 成半砍价。
      
    联话之二十四
      
    七月黄尝有一联“粗毛野兽石先生;细羽家禽砖后死”,不知是原创还是有出处,有李贺诗歌的味道。其他联如:“世无琼浆,甘如琼浆惟诗书;心有菩提,圣若菩提是梅竹。”“有容乃大无琼浆,其为人妖;无欲则刚有定性,谁似如梦?”能和人如梦过招的女子实属凤毛麟角,河东自愧不如。回想当初拔剑而起,挺身而斗的小家子气,屡屡感到汗颜。
            
    联话之二十五
   
    老丁丁坐庄,人如梦、河东幽人、春梦无痕、雨尘子、李三郎等雅聚老丁皮货行,画家李三郎第一个来到,没檐的毛线帽子两边垂下比黑胡子还长的花白毛发,帽子卸掉,头顶却扮演了光明的使者,小眼睛贼亮贼亮,递给老丁丁一个牛皮纸袋,打开是他多年前出的两张书画册页,还有就是给老丁丁的礼物——一副书法嵌名联:
        教者自严矣;
        习者何易焉。
    各路仙道鬼怪相继到来,围坐吃果果,喝黏茶,又谈些三五无聊事,四六有趣人。老丁丁居主位招呼大家,开水完了就让儿子小丁丁续来,小丁丁很是懂事,得到大家夸赞。人如梦见状,嚎叫说:犬父竟然有虎子。惹得大家一阵哄笑,老丁丁把李三郎的嵌名联拿出来观赏,人如梦又惊怪说:“习文无道,教子有方。”老丁丁又将 十五年前人如梦送的嵌名联也搬来,吹净尘土,让大家观赏:
        教书非本意,仍需孜孜以教;
        习文是初衷,更应时时而习。
    此日大家酒足饭饱,对人如梦更是青眼有加。
   
    联话之二十六

    人如梦尝为闻名遐迩的草堂寺撰联:“五蕴皆空,高僧血沃菩提树;六根清净,幽院香浮雾井烟。”老丁丁点评曰:“上联神圣悲壮,下联死寂憋闷。”妇道人家按耐不住寂寞,趣对下联:"五蕴皆空,高僧血沃菩提树;一心向善,老妇夜读贝叶经。”人如梦认为“夜读”不如“生读”,“生读”者,终生读经颂佛,献身三宝。老妇回帖:“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迂腐起来,老妇不懂平水韵,但于新声韵还占点边,况且按照《联律通则》一三五可以不论,为甚么非得整出一个不伦不类的蹩脚词生读来,有失霸主水准。再者,血沃对夜读,词性相符,而用生读 对血沃,连我也替先生脸红。”人如梦恼羞成怒,口无遮拦地回答:“人如梦十年厚面打秋风,何曾感到一丝脸红?我看是妇道人家交裆见红了吧!”身为大侠,出言不逊,有辱斯文。妇道人家见如梦耍野动粗,几个回合下来自知不是对手,随赋打油诗一首自嘲:“吟诗作对不为名,如梦骂我交裆红。含羞窃恨华夏网,忍辱独上且介亭。心存善念真君子,口吐脏言大瞎怂。若非徐娘人半老,麾下岂乏跟屁虫。”这场口水战也成为华夏网的一桩公案。
      
    联话之二十七
      
    我县何昭老先生十几年前尝为奶姐撰写悼念挽联:“我在你背上长大;你在我心中永生。”何老曾谈及撰写此联的相关背景:“奶妈一家清贫如洗,奶姐从未进过学堂,长至五六岁时便帮助大人做家务,直至我离开奶妈家,几乎是在奶姐背上度过了自己的婴孩时代。”难怪这副挽联读来亲切,感人至深,而不觉通俗。这使我想起了一九四六年重庆新华日报幼儿园小朋友挽王若飞、叶挺等“四八”烈士联:
        你们竟死了,我们娃娃弟弟都悲哀,纯真的悲哀,因为你们反对独裁,前功烈烈无伦比;
        我们就长大,诸位公公伯伯且安息,放心的安息,对于继承人民事业,后代绵绵有我们。
      
    联话之二十八
      
    绿野闲云以竹律为题出联求对:“竹遇板桥常如画;”河东对之:
        竹遇板桥常入画;(绿野闲云)
        梅逢鹤子暗浮香。(河东幽人)
    注:宋代诗人林和靖,终生未娶,自号“梅妻鹤子。”“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千古咏梅名句。
    绿野闲云回帖赞赏合律合意,但河东总感觉格调不高,气韵不舒,上强下弱,难成鼎足。自愧不若人如梦的“雪添梅岭即成诗”豪放舒畅,意蕴醇厚,性情使然也。
      
    联话之二十九
        
    绿野闲云尝出上联:“云牵雨线,丝丝入地难为锦;”求对,河东对之:
        云牵雨线,丝丝入地难为锦;(绿野闲云)
        风卷羊角,阵阵掠空宜作埙。(河东幽人)
    人如梦对之:
        云牵雨线,丝丝入地难为锦;(绿野闲云)
        日吻桃花,片片凌空便作霞。(人如梦)
    妇道人家点评曰:“工则工矣,但缺乏格言联那种襟怀、境界和高度,难入楹联之室。按照梁章钜老先生的分类,只能归入巧对类(梁先生将对联划分为楹联类和巧对类)。如果一味的寻奇猎艳,搔首弄姿,作西子捧心之态,则有哗众取宠之嫌疑,何异于电影院中看电影对图书馆里读图书?妇人之见,切勿上心。”
      
    联话之三十
         
    绿野闲云尝有上联:“古调新音,作赋吟诗歌渭水;”河东对之如下:
        古调新音,作赋吟诗歌渭水;(绿野闲云)
        金戈铁马,乘风破浪过黄河。(河东幽人)

        古调新音,作赋吟诗歌渭水;(绿野闲云)
        苍穹丽日,采风泼墨吼秦腔。(河东幽人)
    绿野闲云赏赞“采风泼墨吼秦腔”句合意,两联相较,河东则取“乘风破浪过黄河”句,为其强势尔。
              
    联话之三十一
      
    绿野闲云出上联:“莲开玉掌,朝云华岳浮仙气”求对,人如梦、河东分别对之如下:
        莲开玉掌,朝云华岳浮仙气;(绿野闲云)
        日挂铜钲,细雨昊天泛紫云。(人如梦)

        连开玉掌,朝云华岳浮仙气;(绿野闲云)
        雾锁银盘,夜雨楼台咏古风。(河东幽人)
    妇道人家点评曰:“雾锁银盘显然不敌日挂铜钲,但细雨昊天泛紫云却稍逊夜雨楼台咏古风,用泛紫云对浮仙气,未免过于追求工对,失去性灵,落入俗套,非大侠作派。”河东附议妇人之见。却不屑于奉茶、献花、示爱,为其有损大丈夫形象。
    联话之三十二
                 
    绿野闲云有上联:“风流大漠,黄沙起浪云旌动;”人如梦对之如下:
        风流大漠,黄沙起浪云旌动;(绿野闲云)
        雨洗长城,苍岭腾龙雾帐开。(人如梦)
    河东点评曰:端的好联!雄浑大气,豪迈通畅,无雕琢之痕迹,有玉成之韵味,“壮士腰间三尺剑,男儿腹内五车书”不过如此。对联虽小, 但境界要大,立意要新,格调要高,蕴味要深。至于平仄对仗,遣词调句 乃雕虫小技尔。
      
    联话之三十三
      
    记得有一副无情对短联:“陶然亭;张之洞。”陶然亭,国之名胜也;张之洞,清之重臣也。上下联风牛马不相及,却饶多趣味。对仗之工整,平仄之合律,词性之相属,非国学功底深厚者,断不能为之。妇道人家,色衰人老,品行不端,言辞轻佻。但有一联甚合吾意:
        荷池印月盘盘玉(绿野闲云)
        塞马猎秋阵阵风(妇道人家)
      
    联话之三十四
      
    绿野闲云尝有上联:“荷钱欲买池蛙唱;”河东对之:“酒债且随诗兴增。”虽一时文字游戏,嗜酒成癖却属写实。但有亲朋好友携酒登门,河东喜不自胜,屡屡遭受老妻揶揄。据初步估计,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和严驰君、雨尘子喝了一百八十多瓶杜康酒,酒债焉能不多?


    联话之三十五
   
    妇道人家曾宽对绿野闲云的一副嵌名成语联:
        唐吉坷德,勇往直前功尽弃;(绿野闲云)
        野田佳彦,痴人说梦见周公。(妇道人家)
    虽属插科打诨,但能联系到当前的政治时事,关注国家民族的切身利益,也有可圈可点之处。楹联作品属于文学艺术的范畴,不能脱离现实,沉溺于风花雪月之中,做无病呻吟之状,自我陶醉。民国期间曾有一副无情对:“三星白兰地;五月黄梅天。”看似穷酸文人的卖弄,实则揭露了国民党官僚阶层不顾国家民族危亡,躲进十里洋行饮酒作乐的丑行,由于切中时弊,因而流传广泛。


    联话之三十六
   
    户邑东韩村农家乐征联活动尘埃落定,十三副楹联作品交付东韩村刻木制作。余观入围的楹联作品中,人如梦君、扬百年君的两副作品,大气典雅,嵌名自然,不落俗套,堪称佳作。其余作品,各有千秋,不敢妄评。人如梦君题“白云深”农家乐联:
        白云深处隐高士;
        大味淡时识素心。
   扬百年君题“未名阁”农家乐联:
       性本忠直尤好友;
       心合恬淡未求名。
      
    联话之三十七
        
    河东担任婚登处书记期间,曾让工作人员在离婚登记处张贴了一张横额,上书:
        家庭本是维持会,最好能混则混;
        夫妻曾结鸳鸯盟,岂可说离就离。
    前来办理离婚登记的当事人,需当着工作人员的面把这则不伦不类的联语念上三遍,方能进入正常办理程序。老婆嘲笑这则联语消极,河东则不以为然。


    联话之三十八
   
    友人于圭峰山下,草寺之西,购置樱桃园百余亩,嘱余为二楼居室撰联,河东再三推辞不过,随登楼纵目骋怀,入园撷红赏翠。眺尖山而长啸,俯清流而低吟。是日,天高云淡,和风惠畅,鸟语枝头,蝶戏花丛,河东如痴如醉,不觉吟出:“林下清风足惬意;山头明月最宜人。”友人连声称赞,随即叫人书写张贴,并亲采新鲜樱桃一蓝酬谢。   
    联话之三十九
      
    河东曾为朱雀森林公园某农家山庄题联:“床榻每借白云被;酒盏屡盛明月光。”主人以一壶浊醪,三碟小菜,十分盛情款待。是日,天清气爽,草长莺飞,河东不觉酩酊大醉,直至三更才清醒过来。洗了脸,漱了口,借着酒劲又唱起了“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在这深山大泽中,如鬼哭狼嚎般令人发憷。
   
    联话之四十
        
    河东尝有一联:“白云藏古寺;绿野隐仙踪。”人如梦认为用“仙踪”对“古寺”有失水准,不能算作工对。并一连抛出“红雨没旧踪”、“红日映新城”等几副下联。妇道人家回帖:“ 如梦君安得如此炫耀和卖弄?况先生的红雨没旧踪、红日映新城与河东的绿野隐仙踪在遣词和竟境方面岂止相差十万八千里。”人如梦戏谑道:“我嫌仙字不太工, 越调越差百万程。难得妇人又见面, 羞的如梦满脸红。”


河东幽人, 妇道人家, 蚕耕斋主  三联友, 杠友. 酒友, 狗友.臭气相投,打电不断.抬杠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3 1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联话之一:      
此联对得其实不怎木工整。意境重复。林壑,秀岭,寄情,舒怀,均嫌重复杂沓。
松岚出岫,石畔闲亭宜放鹤(绿野闲云);
林壑寄情,云间秀岭任舒怀(人如梦)。

联话之五:零回帖有趣。
捻断数茎成一阙,不意网上零回帖。零回帖,几多心酸,欲语还噎

联话之六:
兰屏已赋三春韵;
菊帐新题九月诗。
九月诗,搭配上牵强。不如改为九日诗。九日,特指重阳佳节。更加工稳。

联话之七:
彤云骤聚,闽郎恣意撷红豆(两句意思太隔。)
丹霞初染,南国盛意呈红豆(如此改法,更见其俗。不如不改。)

联话之九:
        尖山夜月摇竹影;
        曲水晨曦拂岭云。(竹为植物,岭为地理,名词小词类不对,难算工稳。)
        
        白云出远岫,青山会意;
        紫气绕飞甍,绿水知音。(紫气殊俗。)

联话之十一:殊俗。

联话之十二:
山水陶情,沧桑巨变鸿图美;
诗联寄慨,风雨不磨画卷香.(磨字犯孤平,大忌。)

联话之十六:
立业存心追吕望;
成家没齿报春晖。此联既嵌名,亦可作贺联。有趣。

联话之十七:
龙蛇难辨松藤绕;(绿野闲云)
男女有别性爱连。(妇道人家)(平仄不协。意思殊俗。)
苍松义举参天笔;(绿野闲云)
老妇欣描羞月眉。(妇道人家)(不工稳。不如:老妇羞描妒月眉。)
千寻绝壁参松骨;(绿野闲云)
万丈深渊锁海魂。(妇道人家)(海对松,地理对植物,对法不可取。)
驻谷云松真隐士;(绿野闲云)
出山雪豹是英雄。(妇道人家)(牵强。)
吼谷松涛扬虎势;(绿野闲云)
吞天海浪作龙吟。(妇道人家)
松虬欲驾祥云去;(绿野闲云)
荷盖欣迎淑气来。(妇道人家)(可。)
曲直怀抱松节韵;(绿野闲云)(入声字,出律。)
清新惬意藕花风。(妇道人家)(可。)
松风合奏溪流调;(绿野闲云)
鹰隼独窥边塞秋。(妇道人家)(松风,偏正式,鹰隼,并列式,结构上不对。)
由此可知,对联的基本规则没有遵守。

联话之十九:每联最末三字,基本上属于乱对。
情锺五柳,怡心采菊东篱下;(绿野闲云)
铭赋三槐,纵目危楼依断霞。(妇道人家)
莫道易安,魂销人比黄花瘦;(绿野闲云)
且说陶令,归去池鱼思故渊。(妇道人家)
清高摩诘,看尽清泉流石上;(绿野闲云)
狂放谪仙,不知何处得秋霜。(妇道人家)
魂游天问,屈子沉江河日下;(绿野闲云)
文赋师说,韩公告老马识途。(妇道人家)

联话之二十:
大漠穷秋,交河饮马逐骄虏;
长河烈日,瀚海弯弓射猛龙。(河字与上联重复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3 18: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细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7 18: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河东幽人, 妇道人家, 蚕耕斋主{户杜风 人如梦  文若兰}
联友, 杠友. 酒友, 狗友.臭气相投,打电不断.抬杠待续.


   出联对句,难得佳偶人如梦;
   撷秀含英,喜遇良缘气若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21-4-19 08:22 , Processed in 0.0233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