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查看: 1360|回复: 9

《新诗大典》出版 “羊羔体”“废话体”同入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7 11: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金发

馮至

鄭愁予

多多

張棗


新京报讯 (记者姜妍)涵盖了过去百年来海内外300余位华语诗人的30卷本《中国新诗百年大典》日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入选诗人的名单成为人们争议的焦点。包括“羊羔体”车延高、“废话体”杨黎等诗人也都榜上有名。对此,大典编辑统筹诗人沉河说,确实有一部分诗人在入选时有激烈争议,但他个人认为,车延高、杨黎有各自的影响力和独特性,入选也合理。

最后5卷名单争议最大

大典一共收录了一万多首诗作,在沉河所写的大典备忘录中,详细记录了大典出炉的过程。他说编辑大典是4年前就萌生的念头,但是直到去年才得到资金做这件事。

在定下大典分卷主编后,去年7月15日,一共有22位主编对入选诗人进行了提名,经过核定一共有666位诗人具备被提名的资格,并进行了得票统计,得到14票以上的诗人一共有43人,其中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诗人占了20人之多。随后又加入了唐捐和钟怡雯两位台湾主编,负责进行港台海外的诗人名单确认。最终经过讨论,产生了最后的大名单,并开始联系入选的诗人。

在备忘录中沉河详细记录了他们的编辑程序,他说这个程序合不合理是一回事,但是他们严格按照程序在执行。所有担任分卷主编的都是诗歌评论家,在最终确定的名单中,前5卷的争议最小,最后5卷的争议最大。“因为前面的诗人都是经过历史沉淀和考验的,大家都比较认同。”

台湾诗人夏宇未入选是遗憾

大典分出了5卷本收入港台及海外诗人,占了总数的六分之一。记者看到台湾非常重要的诗人并不在最终的名单中,而当记者提到有重要台湾诗人没有入选时,沉河立即回应“你说的是夏宇吧。”沉河说,夏宇没有出现在名单中是因为他们找到夏宇的时候,夏宇拒绝了授权。“夏宇不愿意授权给简体版,在大陆也几乎看不到夏宇的简体版诗集,因为她从来不授权。”另外台湾诗人杨牧的入选也略有小波折。

除了夏宇,还有一位最终没有授权的诗人是柏桦,“他是个很有个性的诗人,有一首诗他坚持要选进来,但是我觉得那首诗不适合选入,和他协调无效,只能以后再说吧。”

在确定港台海外诗人的名单时,没有按照之前的投票流程,而主要由台湾两位分卷主编提名,因为沉河说大陆评论家对彼岸的诗人确实了解有限。

在最后入选的港台诗人中,既可以看到像郑愁予、余光中、席慕容这些大陆读者比较熟悉的诗人的名字,也有像周梦蝶、洛夫、管管、商禽、杨牧这些很重要,但是影响力在大陆不像之前几位那么高的诗人。在香港卷中我们可以看到西西、也斯的诗作。

车延高票数不低

车延高的入选是名单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部分,对此沉河说,车延高在投票中得票并不低,再加上他得过鲁迅文学奖,在湖北地方上也比较有影响力。“大典里一些知名度不高的湖北青年诗人都进去了,车延高的影响力不在他们之下,而且他的羊羔体确实也代表一种风格和特例,也确实有人喜欢。”

沉河说,在讨论车延高这类诗人是否要入选时,评论家们确实有比较激烈的争执。同样的还有少数民族诗人吉狄马加,他也是青海省委宣传部部长。“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关注到共产党的干部写诗的时候有什么变化?这也是一种现象。”沉河说他们的入选标准是影响力和独特性,比如杨黎是最早写废话体的诗人,在他之后那些人就没那么受关注了。

■ 分卷主编张桃洲谈《大典》

至少有20人不该选

新京报:有看到出版的大典了吗?

张桃洲:现在我还没有收到样书,但是编选过程我参与了很多,我估计看到书的时候会和之前商量的一些地方有出入。这次参与的人很多,众口难调,出版社也会有自己的考虑和想法,所以最后其实有妥协的成分。

新京报:主要指的妥协是在哪儿?

张桃洲:这套书出来以后争论集中在两个部分,一个是漏掉了一些重要诗人,另一个是不该入选的人进来了。最终的这份名单不能全部代表过去100年中国最优秀的诗人,但我觉得应该能代表七八成。

新京报:有哪些诗人你觉得是被漏掉的?

张桃洲:由于我们的局限,我相信在编撰的过程中,肯定有重要诗人被漏掉。但是我们也在讨论时有非常多的努力,比如重要诗人罗寄一我是极力争取让他入选的,很不容易,还有当时沦陷区重要诗人刘荣恩。

新京报:有哪些是不该入选的人呢?

张桃洲:这个名单里至少有20位诗人不该入选,名字我就不说了。这个最后的名单和我们开始讨论的名单有些出入,有各种因素综合进来,所以不得不进一步妥协。

新京报:在名单里会集了大量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诗人。

张桃洲:这30卷中有6、7卷都是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一批诗人,他们正处在创作的活跃期,我们的选本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他们今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相信在他们当中会有大家出现。70后和80后的诗人还需要时间检验。

新京报:是否可以认为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诗人是过去百年诗歌史的一次高潮?

张桃洲:整个百年当中,最开始出现的高潮是在三四十年代,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时期,当时一些诗人的成就,今天还没有人能超越。比如冯至、比如沈从文,大家觉得沈从文主要以小说的部分,但是他也是非常好的诗人。冯至是个全能手,小说家、诗人、散文家、学者、翻译家,这样全能的人在当代诗人里基本找不到。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这批诗人很有潜力,但是和这几个人比还是有差距。

新京报:那为什么当时的诗人在整个选本中的比重不高?

张桃洲:因为这样的诗人全部加在一起并不多,而且他们大多创作量也都不大。无论如何,我们当初在编辑大典时是希望反映出五四之后到当下的诗歌史,我觉得我们基本实现了初衷。但是我觉得不该进入的人是不应该进来的,这样会混淆人们对诗歌史的认识。

■ 引发争议的“羊羔体”和“废话体”

《刘亦菲》

□车延高

我和刘亦菲见面很早,那时她还小

读小学三年级

一次她和我女儿一同登台

我手里的摄像机就拍到一个印度小姑娘

天生丽质,合掌,用荷花姿势摇摇摆摆出来

风跟着她,提走了满场掌声

当时我对校长说:鄱阳街小学会骄傲的

这孩子大了

一准是国际影星

蒙准了,她十六岁就大红

有人说她改过年龄,有人说她两性人

我才知道妒忌也有一张大嘴,可以捏造是非

其实我了解她,她给生活的是真

现在我常和妻子去看她主演的电影

看《金粉世家》,妻子说她眼睛还没长熟



看《恋爱通告》,妻子说她和王力宏有夫妻相

该吻

可我还是念想童年时的刘亦菲

那幕场景总在我心里住着

为她拍的那盘录像也在我家藏着

我曾去她的博客留过言

孩子,回武汉时记得来找我

那盘带子旧了,但它存放了一段记忆

小荷才露尖尖角

大武汉,就有一个人

用很业余的镜头拍摄过你

《短诗7首》(节选)

□杨黎

我叫她过来

我叫她过来,她却为我

端上一盘红烧肉

我叫她:筷子

她为我拿来啤酒和纸巾

这个乡下女人

她像啤酒一样,又像纸巾一样

但她更像红烧肉

我们吃完饭后

她把我们

送到门口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7 13: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晕,真没看懂羊羔体呢,没有古诗有韵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4: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說實話,夠廢話的,比如節選的短詩七首。
回頭再有資料文章,再進行補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4: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废话体”诗歌走红: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白死了
记者 王慧纯

“历来有些傻叉,喜欢对诗歌和诗人说三道四。”先锋诗人乌青的几首诗在网上引起争议后,昨日,曾经身处同样的大众口水之中的“梨花体”诗人赵丽华出来力挺同行。

在网上,乌青的诗流传最广的就是这首《对白云的赞美》:“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网友直接命名为“废话诗”,对之进行了各种戏仿,网友的质疑都很直白,“这也算诗?”、“啊,这是一个很乌青,贼乌青,极乌青,非常极其十分乌青的时代。”

乌青:玩宏大很过时

对网上的争议乌青付之一笑,贴出多年前的一首诗自嘲,“其实当年我受争议最大的诗不是《对白云的赞美》,而是这首《月下独酌》。写于12年前。”该诗复制粘贴了李白的《月下独酌》,最后加上一句“这首诗是李白写的”。有网友指责,乌青这样的诗是对诗歌的伤害。乌青又现撰一首《我伤害了你,还一火而过》:“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最近我在网上火了/是吗?我妈不会上网,真的吗?/真的,我亲爱的妈妈/这次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妈听了很高兴,然后呢?她说/然后我就不火了。我说”

对乌青这样的玩笑态度,香港诗人廖伟棠也小有看法,“这样的所谓诗唯一价值就是显示作者的语言贫乏程度已经达到极限。”乌青也针锋相对:“在廖那里诗还是技术活。即使技术,玩宏大也是很过时的。”

赵丽华:

傻叉对诗歌说三道四

有趣的是,赵丽华昨日也出来力挺乌青,她言辞激烈地说,“历来有些傻叉,喜欢对诗歌和诗人说三道四”又说自己十几年前看过《对白云的赞美》后,即惊为天人,“这样的诗歌是对以往过度修辞、故作高深、拗口诘牙的诗歌方式的一种反拨,是对宏大叙事和假大空的主流话语体系的一种颠覆,是对一切所谓所指、能指、诗意、寓意以及强加给白云的陈词滥调的比喻的彻底剔除。”

虽然网友对“废话诗”的骂声居多,但也有人表示,乌青的诗让自己笑死了,“有些诗还蛮有生活感的。”乌青则坚持诗什么都可以写的态度:“喜欢为什么还怀疑呢,为什么不能相信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7 14: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喷了,贤弟把贴子转到愉乐灌水吧,这都算不上趣事,有点反胃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4: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零后主 发表于 2013-4-17 14:55
快喷了,贤弟把贴子转到愉乐灌水吧,这都算不上趣事,有点反胃呢

的確是令人噴……
權當一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7 15: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脑残,全无文学价值,对于这样的大典,更无讨论价值,有损其他入典人形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5: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現在許多編纂這典那典的,包括古體詩詞,很難有代表性,估計在歷史長河中,也終究被淹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7 15: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庐 发表于 2013-4-17 15:02
現在許多編纂這典那典的,包括古體詩詞,很難有代表性,估計在歷史長河中,也終究被淹沒。

是的,笑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5: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這些本身就是娛樂,根本算不得詩歌,更與藝術無關。只是無聊之人的炒作而已。
很少關注新體詩,雖然多年前也亂塗些,發來大家一笑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2-23 21:57 , Processed in 0.02215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