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社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北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北社 诗社 诗词
《北社集》正式发布中国北社诗社社友名录中国北社诗社章程新人入社申请参考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梅庐

日知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7: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九
挚殊前日自饶平来,尚未得空一聚,余拟明日补牙,乃约午后聚于龙华弓长村。连日雨,不见消停,虽满城烟翠,空气却渐愈潮湿,周身不适也。自福田海关先至,至其家,饮单丛,论诗坛琐事,均是江湖丑事也,甚为感叹。而后,墨指林蕙萱携小女至。及白衣、江南柳至,同去酒楼,未饮。席间,诸人多谈十余年间诗坛旧事,不觉便已深夜。约制踏莎行词。夜归而作,得“绿透溪云,翠摇烟雨。远山流水谁人主。清风郭外久长时,归来都说相思句。似酒香浓,如歌情绪,十年蓬转江湖路。一杯光景又相辞,相逢更在天涯处。”白衣词,向来推崇,其境味深远,所历幽深,两结拍“而今狂鬓已稀疏,十年故事江湖雨”、“便由惆怅再凭栏,能留多少惊心句”,令人生出无限慨叹。四月廿五日夜。

第八十
四月廿七日。夜,三适兄微信来,云诗词名家写酒活动,尚有两人未到位。乃推荐聊城乡党见山馆杨国栋兄,其居济南,能诗书印。蓬莱青牛兄,诗书画印皆可,去年曾寄法书一帧与我,赠其五言诗云“久慕蓬莱客。烟霞宠爱勤。晴窗长对望。海月可相闻。参得春风局。何如锦绣文。江川握中笔。一起满山雲。”二位皆未曾谋面,想来,济南行,当多雅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4: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二
四月廿九日,风雨又来也。午后,孙晓峰约阿具往客家菜馆,有刘晓雄、王警尼、郝秀丽、麦新辉、罗文权,余笑云“北斗七星”也。惜不能诗,或人生之乐,文字之中,亦当文字之外也。“山城尽烟翠,夏雨会幽怀,一饮无颜色,风花更满杯。”后于皇室派对又饮,有醉意。至子时方归。邹公前日自西北返,约而不能至,待再定会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0: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四
夏雨初歇,上午处理公务,午后先商检局,遂往新洲,为邹公林公卢先生洗尘,知昨日张公玉林约。同席白衣。听塞上如沙湖、西夏王陵、壁画风物,又得天涯诗友相陪,邹公所到之处皆兴至诗成,多豪迈自然句,有情有境,林公返深,佳句成篇,多出神之作,皆神往矣。怎奈身在江湖,长历更迭,未得远游也,樊笼久禁,难作他想。及听帛草云兰州黄河岸上,二公对联,邹公品茗吟诗,美矣美矣,林公撩妹仔,悠哉悠哉,众人大笑,称为趣谈。帛草之幽默风趣,雅而不俗,得人友善。入夜,酒后复饮茶,白衣制浣溪沙,“欲解红尘全仗酒,能留意气已如词”,多少况味也。及归,亦填一词“疏淡香风漫过来,轻枝翠映紫薇开。沙洲留客不空杯。无数情怀闲院落,重听烟雨看云台。夜阑一坐兴悠哉。”五月朔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12:54: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廿九日,阴云楼宇间,颇得清凉,于西窗下读书,曾国藩日记云“人处得我者不足观心术,处相怨者而能平情,必君子也”。此余亦不能也。余分明必显露,不屑于小人为伍,近来诸事,更十多年所认识,无不如此,心郁郁而寡欢,于我无进益也,当自勉以追君子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5:3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十八日,小樓刊余詩作,衡齋兄觀雲,梅廬實是煤爐,能將文字化為情性,燉一鍋自己的佳餚。衡齋江浙名流,文字多妙趣,筆墨多雅致,真文人風度也。與拙堂交厚,皆性情才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5:4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起晏。偶見社友尋天、友福、瀟湘漁歌依韻詩作。昨白露也,偶成五言詩云、秋來頻野望。林露化雲煙。涼水昨宵雨。寒蟬八月天。吹花生動靜。起興盡悠然。物事隨人意。烹茶試問禪。尋天兄作白露夜曰、稻秀初齊夜,炎蒸已化煙。漫勞南去雁,卻說北歸天。汴水長嗚咽,菊城唯燦然。何當鄉邑坐,煮石復安禪?友福兄诗得、秋日望秋野,風光別樣鮮。昨宵才降雨,八月已涼天。起興嵐煙裡,遐思活水邊。塵囂能洗盡,此處好參禪。瀟湘漁歌兄作、江柳飄葉寒,晨風浥露鮮。徵鴻唳何急,楓葉火初燃。花綻長籬菊,蟲鳴秋水天。思君吟嘯久,叉手卻潸然。余觀後,嘆瀟湘詩秋水天色,物事人情,頗有所思。友福賢弟別有意味,其多從詩出,心境一也。尋天兄之漫勞南去雁卻說北歸天,此秋來遊子之念也。及至午後,余畢諸俗事,坐西窗下,了洗塵囂,得採蒓次韻詩、蛩鳴因露噎,塵起漸微煙。草暗初秋雨,花黃八月天。人歸終未必,葉落豈徒然。風亂行無跡,心空坐有禪。漸次八月,秋色漸濃,秋夜初涼,確當準備煤爐也,況有空得禪,尤正。煤爐,梅廬諧音也,呼之,頗有暖意,一哂。七月三十日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09: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托摯殊購自饒平大烏葉、水仙單叢二種。佳品也。昨夜,英德學弟吳華敏寄英德九號紅茶及其它數種。至南嶺以來,頗愛茶,論道,尚未入流也。去年,韋散木兄編金駿眉詩稿,曾寄二種正山小種,有五言詩寄之“閒居芽嶺下。天水吹參差。雲自岩泉乳。香從金駿眉。茶花因欲放。月色又癡迷。得識東坡意。廻甘竹影垂。”六月,復收小種紅茶兩種。昔東坡貶謫南蠻之地,不想今繁華若此,誠人事也。故宅心知訓,此為厚也。午間,因事還家,途中讀墨指拾遺五章,和梅廬全家甘坑賞花云:翛然渺何所,暖日滿村臺。雲水依人靜,風光抱影來。當軒啼鳥遍,繞檻野花開。別有經行處,長吟共徠徊。春日漫興詩云:草色青無恙,輕風此去過。閒心諸事省,幽意一春多。誰與將閒遣,聊爲對酒歌。餘懷猶可醉,幾度夢煙波。麗人節惠州歸來地鐵逢梅廬邀飲沙尾詩云:幽事滄浪裡,殷勤問晚煙。相逢春水曲,散步玉壺天。往燕時留影,早花新作妍。和風無限意,分付到沙邊。戊戌上巳北社深圳詩友雅集詩云:扶路清風滿,夢邊時序過。潮痕添暈綠,雲氣拂攀蘿。流水從誰轉,餘英念已多。涉江無可寄,羈思復如何。旅中逢立秋詩作:落意應難問,令時況及秋。不知遊物外,何處泊心舟。遠樹連雲起,平潮漾碧流。可堪弦上月,偏照客中樓。墨指含香者,林蕙萱,詞人也,成名甚早,後吟詩,大善,為時人所慕。偶有伴游,余常吟一二,不甚斟酌,其推敲反復,足見認真,一句碾壓千章也。有女曰丫大人,頗聰慧,與小女同齡,雖少見,確友善。八月朔日。


午後,鄒公電來,約赴沙灣樟樹布山上飲。單位事務纏身,交通亦不便,未至。日側,總支分工,委任紀檢委員一職。…………。直飲酒賦詩教子,可當此樂也,黌夜,與小女坐於西窗下讀書,秋風初涼,翠色深沉,雖塵世紛囂,亦得其自在矣。八月二日。


八月三日,午時。同事黎君、劉、蔡、王飲於泉記,微醺。偶閱微信,讀隴上陽關紅柳所發與友小酌詩:“擾擾風塵裡,蹣跚廢詠吟。白雲裁魅影,清水豁靈心。欲酌梁王酒,還調楚客琴。暢懷今日醉,何路許相尋。”白雲清水,客伴梁王酒,豈不快哉?詩為京師樾下客所作,余不識。處紛亂之間,長憶山上飲酒,乃次韻聊寄心懷:“一飲梁王酒。紛囂去漫吟。恍如白雲客。盡散冷秋心。山色驚杜宇。孤舟送楚琴。聲聲繼風雨。高月怕人尋。”此詩亦可為福臨酒藏之約也。


夜有新茶嘗不得,秋涼幸好入山來。昨宵兄弟來,試英紅九號,飲之不寐,以墨記詩一首,後吟此句。茶為華敏所寄,尚有秋茶十二、高山綠、小青柑數種,體質不禁,難勝茶力,待一一試之。及起,微信見蓬萊粟庵治印,有“多才尚勤奮,四海大風流”之贊。八月四日晨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12: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出開會,早歸。傍晚,課業完畢,餐時,落一齒,極為開心,驚呼長大了云云。賦一詩以記之:“讀書停罷賣嬌萌。嚼飯香甜笑有聲。忽聽嬌兒驚齒落。初生弦月起初程。”今日多半日會議,文山會海,苦不堪言。八月五日。


二日來,颱風山竹肆虐,自太平洋,橫掃菲律賓,穿南海,登陽江,所到之處,皆凋殘。深圳距風眼最近百餘公里,雖如此,亦是滿城狼藉,損失頗大。前日投控杯,傍晚中止。昨日皆宅於家,午後風勢甚大,屋前屋後,如戰馬嘶吼,入夜亦未絕,樹十有二三折,車輛毀者甚多。汝昌兄數日前囑我為《石上蓮集》作序題名,終日忙亂,竟未能就。夜復供電,遣小女家人睡後,乃於廳堂靜坐而為,至寅時方成。又置筆墨,得數稿,終有得意處,方眠。早醒班上,途中盡是斷樹,或拔根而起,或高空折斷,輔道盡沒,主道亦不便通行也。新洲鄒公詩:“挽江倒海卷狂瀾,一掃河山萬里殘。奔馬嘶嘶征戰急,愁雲漠漠蔽空湍。摧枯信有驚天勢,清宇惶餘劫後寒。束手無能唯閉戶,閒庭面壁用心看。”足見颱風中情境。詩友多有問候。江蘇采蓴更有詩寄我:“忽聞山竹入長灘,走石飛沙戲若丸。但耐濕衣撐一日,惟求泡面飽三餐。念君未瘦窗前竹,歎爾又增秋下寒。風後滿庭憐綠色,劫餘姑且作春看。”汝昌兄感梅社山竹肆瘧中為我題字詩云:“街風憑逛蕩,筆墨任縱橫。誰道一杯淺,泠泠意自生。”錄以記之。下班,途中,街道皆斷木,雜亂無序,初雨後,尚覺新鮮,稍遲,異味病菌矣。見路側桃樹折斷,口占一絕:“雲奔海上颶風挾,雨沒街衢亂似麻。鳥盡空枝還自折,明年不復舊桃花。”八月八日。


夜雨讀法帖。吾甚懶散,於書不勤,偶得閒讀帖,稍許融合,故進甚微。自鐘以來,常讀王、智永禪師、顏、蘇、黃、米、趙、文法帖,尤以宋三家、趙為深。鄭道昭、虞、歐、褚、柳、楊凝式、李建中、蔡、鮮於等鮮少涉及,清以來,更少涉及。昨夜題簽,野夫云米黃味重,或為宋人手劄所影響。魏晉風流,當重之。去年,孫公乃一曾云,應入篆隸,以求骨力。此從未涉及。字多病態,小意趣而已,思至詩,亦如是,當自省自勉之。八月八日夜記於西窗。


八月九日。竟日公文。不作他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6 09:5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己亥一月十一夜。读子建豫章行,知己若非伯乐,亦未能申也,惟能同心,以守初心耳。读名都篇,自古有靡靡之音,而有忧国之士也,盖世物阴阳反正,皆在命数也,当怀清音,可正其浊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8 20:59: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己亥年一月十四日。读曹子建盘石篇,文正公言上石有误,余以为以篇章见,应无误,亦合当时语也,读亦铿锵。驱车篇,克己复礼,虽远游不可致,尚德可得其径也。种葛篇,读至棠棣,即知主旨矣,以结发之妻喻,延至物事,感慨于天命,诗人自救于心,此初心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社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北社诗社 ( 粤ICP备13049926号 )

GMT+8, 2019-3-26 05:04 , Processed in 0.01913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